无忧书苑 > 武侠修真 > 过河卒 > 第一百零六章 钟伯玉

第一百零六章 钟伯玉

    张五月放开手:“怎么会认错?你不就是钟伯玉吗?”

    钟伯玉撇过脸去:“我不认识你。m.sanguwu.com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在上清宫上学,被安排去吴州道府观政实习,你当时是执事吧?还带过我一段时间,后来你辞职不干,要去行走江湖,我还给你送过行呢。”张五月道,“你怎么跑到新大陆了?”

    钟伯玉被张五月叫破底细,实在是装不下去了:“你怎么也在新大陆?”

    张五月道:“求财,过来碰碰运气,万一发财了,能在玉京太上坊买套房,也好成亲。这不刚跟人家谈完生意,正要回去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。”

    钟伯玉清了清嗓子:“我也是过来求财的,都说新大陆遍地是黄金,就过来看看。现在做买卖都不容易,得跟人喝酒,今天遇到个难缠的主,我说小酌几杯,不行,非要喝‘醉生梦死’,这酒后劲大,一不小心就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揣着明白装糊涂:“这人也不讲究,怎么能把你扔在路边?”

    钟伯玉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他们本来是要安排车送我,我说自己走回去就行,正好醒酒,没想到这玩意迎风醉,刚才还没事,夜风一吹,就迷迷糊糊地醉了,脑子还不好使了,这才没认出你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也不拆台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钟伯玉问道:“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张五月摸了摸肚子:“今晚上光喝酒了,什么也没吃。”

    钟伯玉道:“正好,我吃的那点东西刚才全吐了,咱们一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看了眼天:“都这个时候了,饭庄酒楼应该打烊了,明天吧,明天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钟伯玉道,“我知道一家做早点的,半夜子时就起来准备,咱们刚好过去,就当吃早点了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也只好答应:“老钟,你对这边挺熟啊。”

    钟伯玉摆了摆手:“一般,主要是过来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在钟伯玉的带领下,两人来到一家小铺子,要了两碗面,没有牛肉,用羊驼肉代替了。劲道十足,又很有嚼头,比羊肉稍微硬,像牛肉一样有纹理,不膻不腻。

    钟伯玉又问道:“有酒吗?”

    张五月道:“你不是刚喝过‘醉生梦死’吗?”

    钟伯玉咂了咂嘴:“主要是养成习惯了,得喝酒才能下饭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只得道:“老板,来壶酒。”

    酒送来了,钟伯玉还要谦让一下:“你尝尝这个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谢绝道:“我平时喜欢喝红酒和黄酒,不喜欢白酒。”

    钟伯玉道:“红酒和黄酒,都太绵软了,不过瘾,还得是白酒够劲,而且这个是玉米酒,中原那边没有,你绝对没喝过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道:“这不就是高粱酒吗?不好喝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钟伯玉面不改色,“中原也有玉米酒?我记得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迟疑道:“那……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…。。

    钟伯玉望着张五月:“要么是你记错了,要么是我记错了,总得有一个记错的。不过我觉得肯定是你记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有……还是没有?”张五月也不太自信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真没有。”钟伯玉道,“玉米和高粱不一样,玉米的叶子宽,高粱的叶子窄,而且高粱是顶穗,红籽粒,玉米是长棒子的,黄籽粒,区别大了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点了点头:“都是学问。不过还是算了,我今晚已经喝了不少,实在不能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钟伯玉这才不再谦让,一口酒,一口面,吃得很香,还不忘问张五月:“吃这个饭,委屈你了,吃得惯吗?”

    张五月把面一拌,吃了一大口:“没什么吃不惯的,我吃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钟伯玉点了点头,“对于一般人来说,只要能吃苦,就有吃不完的苦。可对于你这种世家子来说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等到结账的时候,钟伯玉抢着结账,结果一摸身上,没钱。

    张五月也不意外: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五月从袖袋中取出一枚太平钱:“不必找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没想到刚开张就大赚一笔,真是财运当头,自然是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钟伯玉语重心长道:“咱们是出来做生意的,不是来享福的,能省就省。”

    张五月道:“节俭是应该的,可出门在外,又不能不讲排面。我实际上有多少钱,别人认为我有多少钱,我可以调动多少钱,是三回事。要想让别人认为我有很多钱,就不能太节俭了。”

    钟伯玉不再吊儿郎当:“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,你拿一个太平钱请我吃一碗面,你想让我认为你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张五月笑道:“当然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钟伯玉道:“我记得,你姐是张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