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宴(2)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子熙姐姐又老不正经,死不要脸了。”子欢白了她一眼,面上的笑意却丝毫未减,道:“子熙姐姐,要不我们去找母亲如何?”

子熙的嘀嘀咕咕,虽是如蚊虫般小声,却是清晰的入了温枫的耳,她冷冷地哼一声,道:“朕倒觉得子熙殿下三番五次的不务正业,日日沉迷温柔乡,应是口袋里很有钱吧,如此你的月银也该停了。”

打蛇打七寸,这使本就不富裕的子熙更加雪上加霜,子熙心头一堵,心情像是行驶在五十条减速带

温枫抬了眼,瞧着眼前的孩子,便放下了手中的书,扬起一笑,亦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子欢,道:“子欢还是那么活泼开朗。”

温枫仍是不骄不躁地持茶慢饮,出口的话却字字诛心,那一刻,子熙便感得,绝望他妈给绝望开门,绝望到家了。

言罢,子熙夺过了秦时祺高举着的酒盏,顷刻,便见子熙将酒盏倾斜,玉液琼浆缓缓地滑落,醇香四溢,亦溅湿了石板,她狠声厉色道:“我们的三公主殿下,自小便是捧在手心里怕化了的珍宝,岂能你说饮便饮?”

子熙又是一脸茫然,眼前的帝王喜怒无常,也不知自己又是怎么点着了她的怒火,又是一阵阴阳怪气的妖风,吹得子熙不知所措,“阿娘说的什么话,天下女子再好,也比不得阿娘半分。”

子欢垂眸不语,面色有些为难,只见子熙冷笑一声,眼中却闪过了如猎鹰瞪着猎物般的狠厉,道:“谁知道公子的酒里是否干净,若是放什么七七八八的药物...”

“还未入睡,子熙殿下又在说胡话了。”温枫一笑,曲着手指轻敲了子熙的脑门,又道:“昨日,子熙殿下又是未归,今早便又有朝臣上奏,说子熙殿下又在籁音坊里风流,若是家中的娘貌美如花,子熙殿下又怎会日日不归家?”

曲终舞了,子熙鼓起了掌,她终是移回了目光,再看向子欢时,那人却是怀着些许的怨恨,她眉眼如月牙般弯弯,讨好地笑着,“子欢,我看书上写着,容易生气的人不仅会长不高,还会老,会发福,会长痔疮。别气了吗?”

子欢启唇,欲要与子熙讲理,而却有身着青衣的男子横空而来,他执了酒盏,递于眼前的子欢,道:“子欢,与我饮一杯可好?”

须臾,温枫睨了眼子熙,轻咳了两声,道:“朕还以为子熙殿下见了花魁忘了娘,怎么,子熙殿下见多了这红尘女子,厌了,终究从花魁中回了魂?来朕这寻个寂寞?”

只见子熙陪着笑脸,双颊染了抹羞红,“独孤子熙。”

子熙垂着脑袋,似受了欺负的孩童,小声嘀咕,“阿娘又不会唱曲,亦不会跳舞。”

“母亲。”子熙又是朝着温枫不矜不伐地作揖,而子欢却扑了上去,如粘糕般死死地抱着温枫。

子欢漾起一抹笑意,唇角弯了弯,问道:“这本书也是独孤子熙所写?”

闻及母亲,犹如平静的溪流平白地投进了颗石子,惊了水面,亦荡起了波澜,子熙刚缓过神来,便见母亲静静地端坐在御椅上,翻阅着泛黄的古籍。

只见眼前的子熙不知何为羞耻,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,那绝美的面容上亦添了满满自信,“正是如此!”

子欢仍是蹙着眉梢,瞪了她一眼,道:“长姐说说,是何人所写,如此胡言乱语。”

秦时祺面如死色,呆怔地立在原处,便见子熙伸出手牵着子欢的手腕,面容又恢复了笑意,一面快步离开了这是非之地,一面耐心教导,“书上还说了,倘若吃陌生人递来的酒水,就会长痔疮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