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亦篇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我是死了吗?”奕星感受到了温暖便缓缓睁开眼,他看着前面的人,“没有,以后我将会照顾你!”明世隐望着天上下着的雪回到,一边向他们尧天的家走去,心想同时在想这或许这也是个新的开始吧!

一个少年身着一身青衫墨绿色的发,从门里走出来,“师父,我是在钻研棋谱!”

明世隐无语的捂着头,“亦星,你起码要去走动一下,对身体好!”此刻亦星本来是准备去继续研究的。“好吧!不过我可不可以邀师父一起啊?”亦星此刻用着一副你要是不去我就不去的无辜表情看着明世隐,“我,我去-_-||(本来是想去听戏的)”

此刻在尧天这边,同样也又个憨货。。。⊙ω⊙

明世隐吧裴擒虎弄走了!他也不禁想到尧天刚开始成立的时候。

而冰冷的地上铺着雪,那个小孩子躺在雪地上,小孩默默地哭泣,薄薄的衣服披在身上,脸上的泪痕向下流着。

“不是啦!我就是好奇,毕竟第一次和你们过年,记得加入尧天时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!”裴擒虎眯着眼睛会想着这些年的经历,感觉时间很快。

两人一起出了他们的家,向长安街头走去,快到年初了,每个人都准备过年的东西,当然尧天也不意外。

“嗯?这是?一个小孩子?你还好吗?”明世隐披着衣服走到哪里。

“好了,不用啰嗦了,下去吧去和公孙姑娘到集市上采购!”

花如盛世绽放,长安依旧如此。

也许是上天的安排,也许是一种切机,又或者是一种算好的命运!

“首领!阿离说我们今年放假吗?”裴擒虎急匆匆的跑来化成人型对着明世隐喊到,“哦!怎么你不想放吗?”明世隐摸着手中的花,那花常年不败,一直在明世隐纤细的手掌上悬着!

“谁能接我一剑!”李白潇洒的飘过房屋周围,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个房子下面有一个正在哭泣,并且饥寒交迫的小孩!

想了一会突然想到他的那个徒弟,明世隐向棋阁那边喊到“亦星,出来你该出去逛逛不要一直待在棋阁里!”

“阿离!没必要买这么多菜吧!”裴擒虎看着面前的菜,“过年就是这样啊!而且今年人可能会多一点!”阿离继续挑拣着看上的菜,(因为尧天从来不拖欠员工工钱,所以基本上每个人的本钱都很多,而且这次买菜的钱呢,也是明世隐自己掏的)“啊?好吧!不过阿离我要吃肉!”裴擒虎提着东西跟在阿离的身后。

“重言,我们去逛街去吧!”李白拿着他的酒壶望着韩信,“好,不过晚上就得听我的?”韩信擦着枪回答着李白的问题,李白听到这话脸开始燥红“。。。好,好吧!不过不要太过分了,要不然我就不理你了!”

明世隐一身白衣手持卦象看着这个孩子,正准备抱起这个孩子,他突然发声,细细弱弱的声音问道“你,你是神仙吗?”幼小的奕星望着身前模糊的人影,此刻无比渴望自己已经逃离了那个冰冷的世界。

13年后的冬天,时间煮雨,而有些人依旧如此。

明世隐没有说话,但是他缓缓蹲下抱起了那幼小的身体,把披风裹在孩子的身上。

在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,明世隐那晚他碰见了一个注定与他终身的人。

谁会想到,如此繁华的长安里会又如此冰冷的一面。

“狄大人,我想吃糖葫芦啊!”元芳看着不远处那个老大爷手上的糖葫芦,一脸的想要吃想要吃!“好吧!看在你今天表现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