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最后一面

    奚林一那边听说了奚睿的事后,整个人情绪都很差,本就身体恢复得不太好,现在又是一气,险些再得经历一次抢救。

    等陈姗悦化好妆后,奚榕带着她过来时,他刚休息完一会,整个人还是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就看见了坐在床头的陈姗悦。

    她的模样,倒是令他挺惊讶的,听说她生病了,本以为她看起来状态一定很差,但今日一见,她竟是浓妆艳抹,甚至换上了一身精致的白色连衣裙。

    只是看起来瘦了不少,尽管那张脸还是很漂亮,但再好的遮瑕,却也遮盖不住那面容上的老态了。

    奚林一仅仅是讶然了一下,但很快,就兴致缺缺地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身体怎么样了?”他似是官方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太好。”陈姗悦笑着摇摇头,“估计日子也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奚林一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又疲倦地挪开了目光:“好好养病吧,我这边就那样,也不用来看了。”

    陈悦姗怔楞了一下,一时间,也不知该欣慰还是该难过。

    欣慰的是,他好像没对自己表达了嫌恶之意,也没枉费她撑着这快散架的身子骨,去精心打扮好来见他。

    可难过的是,他对自己也没什么留恋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即将离开的事,他没有表达出一丝痛苦和悲伤,他的眼里少了往日的两看生厌,却也仅剩一点遗憾罢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不禁红了眼眶,强扯出一丝笑意:“你最近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就这个样子。”奚林一闭着眼,不满地冷哼一声,“天天睁眼看就是天花板,动也没得动弹,你那个好儿子……咳咳……”他恼怒地咳了几声,“他还跟我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没用。”她无奈地摇头笑笑,“我们这当爹妈的,想想也是失败,到头来,根本拗不过他们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和我说这些。”奚林一瞪了她一眼,“小榕从小都是你带着的,是你没带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奚睿总不是我带着的吧?”陈姗悦反问,“你亲手带出来的奚睿,岂不是更混蛋?”

    “陈姗悦!”奚林一怒吼一声,双目狰狞地瞪着她,“你过来看我,就是来说这种混话?!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……”陈姗悦语气软了下来,想来,又觉得可笑,“你说,我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都挺好的,怎么到现在,每说两句话就要吵起来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脾气差,怨不得我。”奚林一撇开了头,嘴里嘀咕着,“小曼从不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可最后一句,却在这安静空旷的病房里,清晰地落在了陈姗悦耳中。

    她笑了起来,笑容却充满了苦涩和嘲讽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前妻好……”陈姗悦笑着反问,“那请问,你前妻在世的时候,你有珍惜过她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他再回过头时,陈姗悦已经支撑着床的边缘站起了身,步伐迟缓地往外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她身形孱弱,看起来仿佛随时都快支撑不住了,奚林一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想要骂出口的话,还是顿在了喉咙口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也大致清楚,那是他见到陈姗悦的最后一面了,虽然对她已没什么感觉,但毕竟夫妻一场,他内心也想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为什么每次一张口就要吵架,或许世上的大部分夫妻到最后,都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陈姗悦那天见过奚林一后,回来又感到了一阵内脏撕扯般的剧痛。

    她疼得在床上打滚,医生给她打了注射了止痛药物,可她这段时间运用了太多,已经产生了抗体,早就没用了。

    陈姗悦后悔没有早点治疗,她现在实在疼得受不了了,请求要化疗,尽管已经为时已晚了,但她每天都过得如坠入地狱般惨痛,她实在抗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最终,任何治疗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不出半个月,陈姗悦就离开了人世,据守在身边的奚榕所说,她是活活疼死的。

    奚林一得知消息后,也没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,只是哀叹一声后,命佣人去给她风光地操办后事,并去选一块风水极佳的墓地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对吕曼那般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半年后,福和墓地。

    奚榕牵着萧婷的手,而旁边则依次站着奚柔、韩成韶、腾冬俊和秦舒怡,每个人都穿着一身黑色的端庄服饰。

    而身后,则是大一片成群的亲戚。

    他们按照流程完成了入葬,在面前的两块气派的金色镶边墓碑处,分别挂着奚林一和陈姗悦的黑白照片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鞠躬完毕后,做法事的人也都离开了,亲戚们和他们纷纷打了招呼后各自散开了,此刻只剩这几个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。”腾冬俊好奇地问道,“把他们两个葬在一起,是爸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奚榕摇摇头,“我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