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全员戏精

    “腾先生。”脚步声响起几声后,管家出声道,“金小姐那边,答应了你的条件了吗?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,但总觉得……”腾宵还是不太放心,“是不是太顺了?”

    “虽然如此,但据说金小姐和她女儿感情特别好,而且我查过,她确实是得过抑郁症的,所以,应该是真的。”管家压低声音道,“刚刚在外面,少爷和金小姐吵得特别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吵架了?”腾宵似乎觉得很稀奇。

    “是啊,金小姐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,把少爷骂了一顿,还怪他不会站自己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呵,我早就说过了。”腾宵冷静一下,“她怎么可能真心待冬俊好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”管家附和着,“我也没法相信金小姐不会迁怒到少爷头上,毕竟当初是我们安排人撞死了她母亲,这种杀母之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腾宵突然厉声喝止,“这件事你我清楚就行了,别养成了说出口的习惯,就算没证据,也不能让人知道金意的死和我有关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管家紧张地认错,“对不起,腾先生,我是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早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完后的腾冬俊呼吸凝滞了好一会,桌上的手机不知何时开始震的,等他反应过来时,电话都已经自动挂断了。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,看到了金钱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又拨了回去,对方刚接起,他就赶紧说道:“姐,我待会发你的录音里还有意外收获,你记得往后听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翌日,奚榕如约见了奚睿。

    确实,如奚睿所说,他提的要求,奚榕不难办到,放弃继承人竞争权,倒也如他所愿,只是在众人面前支持他……

    奚榕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然后一回去,他就和奚柔通了电话,为了安全起见,这电话还是让韩成韶帮忙拨的。

    当时奚榕就大致说了下:“明天早上,我会劝大家让奚睿上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混球小子!给你脸了!你丫的找抽是不是!我他妈的¥%#@%¥……”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的一顿乱喷,给奚榕来了个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那个,小柔……”韩成韶哭笑不得地打断了她,“你先别骂,先榕哥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奚柔立马停了下来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妈的,要换他这么说,估计早就被喷得更一塌糊涂了,韩成韶的话还真顶用。

    然后,奚榕带着一股怨气把该说的话都给说完了。

    说完后,奚柔的情绪更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我操!萧婷怎么样了?她没事吧?!”奚柔气急败坏,“奚睿这个糊涂蛋在干嘛啊!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不会有危险,而且应该被照顾得挺到位。”奚榕揉了揉眉心,眼中依旧是担忧,“但还是要尽快把她救出来,奚睿那边还挺谨慎,把萧婷绑走后还中途换过两辆车,最后送去的还是片连信号都没什么的荒凉地,警方花了点时间,预计明天可以找到具体方位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找到位置了,也不放心啊。”奚柔重重地叹了口气,“万一他们恼羞成怒了,直接对萧婷造成危险怎么办?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就是现在我要跟你说的,我们必须所有人都演一场戏,让他们放松警惕,认为我们无计可施,甚至起了内讧,在这个时候,猝不及防地让警方偷偷潜入,把奚睿手里的人逮个措手不及。”奚榕冷静地和她分析着,“可能我的话会起作用,继承人的位置会暂时敲定到他手里,但你认为,奚家会让一个绑架犯当继承人吗?”

    他的一番言论,确实让奚柔深思了一会。

    也许这是最好的方式了,即便奚林一心中千万个不愿,可奚睿一旦坐不成这个位置,而奚榕又正式表示放弃了位置,现在,只能是她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奚柔应下了,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到了翌日的正式谈判时间,奚榕的举动无疑令人大吃一惊,他不仅以文书方式表达自己退出竞争的决心,甚至还突然反水,成为了奚睿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诧异,但也不至于太大惊小怪,估计都觉得是奚睿私下答应给奚榕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,毕竟身处这种豪门世家,都是利益趋势,哪来这么多真感情?

    这一举动,也无疑惹恼了奚柔,一出病院,姐弟俩就大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有必要考虑到我自己的利益,在某种程度上说,我们终究不是一条路的人,所以……就当我在背叛你吧。”

    奚榕说完最后一句话后,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出几步后,他取出手机,看到了管理这个案件的警察的未接来电,他加快步伐,直到离开病区,方才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好,奚先生,萧小姐的具体方位已经找到,根据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