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想娶她

    这件事,让奚榕心情依旧苦闷。

    在回家洗完澡后,萧婷的电话及时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接起后,将今日之事都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听完后,电话那头的萧婷也沉默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我能说实话吗?”她严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奚榕温声道,“在我面前随便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到了这一刻也没在为你考虑。”萧婷语气显然不悦,“她这一辈子都在为了自己的虚荣心铺路,包括你,也是在这条路上的棋子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奚榕笑容苦涩,“说了也很羞耻,但我真的,很想逃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逃避吧。”萧婷果断回答。

    奚榕有些诧异:“你就这么纵容我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男朋友诶,你要是逼死自己,我心疼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不纵容你?”萧婷给出了义无反顾的答案,“我只知道,你坚持自己是没错的,这样就够了,哪怕你要遭受别人的指责,但只要你觉得你能扛得住,我就能陪你一起扛。”

    总之,她只要站在奚榕的角度上考虑,他没对不起任何人,只是想选择自己想选的路。

    他不怕别的,只怕奚榕变得不再是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。”奚榕摇摇头,“我无所谓别人说我什么,但说你一句,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我脸皮多厚啊!”萧婷无比自豪地回答,“要不是脸皮厚,哪能这么死皮赖脸地追到你呢?”

    她那俏皮的语气,让一整天心绪郁闷的奚榕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他嗓音沙哑,却格外温柔,“不是你死皮赖脸地追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萧婷等待着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一早,就已经喜欢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晚风瑟瑟,他的声线从手机传到了耳畔,既温软,又令人沉沦。

    萧婷心里一阵甜暖,在夜幕下,困意渐渐上来了,但她怕奚榕一个人会难受,还是强撑着陪他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奚榕听出了她语气中的绵软,嘱咐道:“快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她打了个哈欠,硬是强行支撑着已经耷拉了的双眼,“我再陪你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听话,快去睡觉。”奚榕温柔地催促着,“我答应你,电话不挂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……”萧婷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,“那我睡了,你不要不开心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奚榕微微扬起嘴角,“有小宝贝陪着我,我不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哦……”她最后硬撑着说了句,“不管怎么样,都陪你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她均匀的呼吸声了。

    可最后这句话,却听得奚榕鼻子一酸,不知怎么的,眼泪都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泪点很高的他,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哭过,却因为这句话,莫名其妙地哭了,想来,自己也不是很懂。

    这傻姑娘应该已经睡着了吧,只是她一个人在房间里,不知道有没有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虽然谈恋爱到现在,奚榕一直很想黏着她,关于未来,他自然一直都在考虑,可这一刻,想法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。

    想娶她。

    想与她朝夕相伴,想每天回到家,第一眼就见到那个女孩迎接着自己。

    想给她做很多好吃的,吃饱了牵着她下楼散散步,回家后帮她温床,晚上把她拥在怀里,每一个夜晚,都能嗅着她发丝上的清香入睡。

    一想到能有这一天,奚榕突然觉得,活着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后来,陈姗悦还是决定出院。

    她这个人,太注重美貌了。

    但想来也是,当初她就是靠着自己的容貌才过上了今天这般好日子,于她而言,保养美貌永远是她人生的重头戏,她知道奚林一贪图年轻貌美的女人,因此常年都活在容貌焦虑中。

    只是,保养得再好,人也终究会老去的,即便她比同龄人看起来要年轻很多,但依旧比不上外面那些桃李年华的女孩。

    到最后,成也萧何败也萧何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这一步,她还是要硬撑着选择出院,奚榕别无他法,唯有尊重。

    在送陈姗悦回家的路上,她坐在后座,默默地流着泪。

    也不知啜泣声过了多久,陈姗悦的声音幽幽从后方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小榕。”她声音有气无力,“当初我还没正式进奚家的时候,吕曼得了重病,你知道你爸在背后怎么跟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开车的奚榕微微抬了下眼皮,看了眼后视镜里的陈姗悦,她脸色惨淡,短短两日,感觉憔悴得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妻子性子太软又沉闷无趣,他没什么太大兴趣,但本来还看她长得漂亮,也将就过了。”她默默合上眼,“后来有一次,他去医院看完吕曼后回来对我说,她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