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去酒店

    时候不早了,奚榕开着车,萧婷坐上了副驾驶,他打算先把秦舒怡送回家,再送萧婷。

    路上,萧婷还有点担忧,她的眼神时不时地瞥着后视镜,但后座的秦舒怡始终神色平淡如水。

    由于萧婷的频率太高了,秦舒怡也发现了端倪,就在萧婷看了第n眼的时候,直接和她对视上了。

    她冲萧婷莞尔一笑:“婷婷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萧婷还不确定地再问一下:“真没事啊?不用憋心里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她笑得很释然,“本来也以为自己会很难过,毕竟这段婚姻撑了太久了,现在落得最后什么都不是,还落了个离婚的名号……”她苦笑着摇摇头,“但好像并没有一点遗憾的感觉,相反,我有种沉重的担子终于卸下来的感觉,从此以后可以带着小宝自由自在的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用再看任何人的眼色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该这么想了。”倒是萧婷,遗憾地喟叹一声,“我早就跟你说过,你可以找到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不指望找什么好不好的。”秦舒怡耸耸肩,“只要能照顾好小宝,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。”萧婷点点头,“那以后,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“先这两天抓紧时间搬回家住吧。”秦舒怡撑着下巴思忖着。

    “我到时候来帮你。”萧婷主动提出帮忙。

    奚榕也在旁边附和道:“我能开车。”

    秦舒怡倒有点意外,这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奚榕,原来是个面冷心善之人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。”秦舒怡欣慰地笑了,“然后,我也要开始找工作了,自从怀上孩子后就天天在家做家务带孩子,再也没上过班,和这个社会也脱节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需要帮忙的就跟我说哦。”萧婷回过身,热心地拍了拍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已经太麻烦你们了。”秦舒怡深感愧疚。

    “咱俩客气什么呀!”

    没多久,秦舒怡的家也到了,互相打完招呼后,他们目送着她进了楼。

    这时,萧婷耷拉着脑袋,沉重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只手在她后脑勺揉了揉,她转过头,看见奚榕关切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放心,她是真的想通了。”奚榕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萧婷还是很不放心,“舒怡这人不喜欢麻烦别人,我怕她在逞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不是逞强。”奚榕耐心地告诉她,“我以专业心理医生的评判角度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。”萧婷听他这么说,终于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累吗?”奚榕取了个粉色的u型枕,细致地套在了她的脖子后方,“你眯一会,等到你家了就叫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开着车调头了。

    萧婷安心地准备闭目养神了,但突然……她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到她家就就叫她?

    她白天刚暗示过,这就暗示了个寂寞?

    是不是男人啊!

    她气呼呼地咬着牙,奚榕开车开得好好的,听到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猪叫。

    奚榕:“?”

    他侧头看向身边,和尴尬的萧婷恰好对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奚榕茫然地问向她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什么。”萧婷虽然觉得好气啊,但是又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快说吧。”奚榕眼含笑意,“我觉得你今天就是有话要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话。”她搔了搔鼻子,“就……我如果回去太晚了,被老金发现,要挨骂的。”

    奚榕斜睨了她一下,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不小心换了个包拿。”她东张西望的,眼珠子不断地瞟,“发现这个包里居然放着我的身份证耶!”

    她把“身份证”这三个字咬得特别重。

    然后,就听见身边传来了“噗嗤”一声,尔后,车子猝不及防地在路边停下了。

    奚榕侧头看着她,眼中含着恶作剧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有点懂了。”他挑挑眉。

    “懂……”萧婷不自觉口吃,“懂什么?”

    奚榕俯身向前,凑在她的耳畔,用低沉却暧昧的语气低声说着:“超市收银台前,一盒盒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萧婷的整张脸随着耳根一下子红了个遍。

    再回过神时,发现奚榕的脸凑在跟前,眼波荡漾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你的耳朵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耳垂被手指轻轻一刮,她瞬间觉得像是一股电流蔓延了全身,心尖都酥麻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好像很满意她的反应,依旧一脸邪笑地一字一句道:“好、红、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婷咬着唇,懊恼地把他给推开了,“哎呀你别凑这么近了!”

    奚榕捂嘴笑了起来,一双素来深邃的眸子笑弯了起来,眼中像缀满了星星般璀璨。

    “笑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