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我在

    陆楷走到她面前,另一只拿着水的手伸了出去,眼睛瞥着秦舒怡。

    秦舒怡侧过头,并不想与他多言。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他声音又轻又沙哑,“喝点水吧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没了平时那嚣张的态度,此刻唯唯诺诺的,看得萧婷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秦舒怡冷冷地睇着他,“这两天我尽快搬出去,然后就去办离婚手续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别这样啊……”陆楷一下子慌了,态度都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秦舒怡无意再和他多说什么,“这段婚姻,我受够了,也累了,你也回去休息吧,这边有婷婷和我妈在,不需要你照顾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让所有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只听“扑通”一声,他瞬间跪到了床前。

    不止是这近距离的三个人吓到了,就连急诊病房里的其他病人和家属也不禁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舒怡皱着眉头,瞬间尴尬得红了脸,下意识压低声音:“陆楷,你干什么呢?大庭广众这样丢不丢人啊?”

    “秦舒怡,我错了,我再也不打你了!”又是“扑通”一声,陆楷直接磕了个头,“我求你了!你不要跟我离婚!”

    他声音特别响亮嘈杂,周围看热闹的人又纷纷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了行不行?”秦舒怡也急了,“你每一次都是这么说的,也是我傻,我一次次地信了你,最后呢?”她指着自己额头的绷带,“最后就是这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是没控制住,你相信我,这次是真的……”他紧紧拉住秦舒怡的手,“从今以后绝对不会了!”

    “陆楷你差不多得了!”萧婷上前把陆楷的手扒开了,“舒怡已经决定好了,把你的蹄子拿开!”

    萧婷一说话,陆楷那仇恨的目光瞬间就瞪向了她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对不对?”陆楷蓦地站起身,咬牙切齿地问着萧婷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婷一脸懵逼,“什么我?”

    “你没来的时候,舒怡还只是不理我而已,怎么你一来了,她就跟我离婚了?”陆楷质问着她。

    萧婷更无语了:“关我屁事?”

    秦舒怡也急着想把萧婷拉到身后:“本来就不关婷婷的事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操你妈的!”陆楷突然暴怒,抡起拳头就要挥向她的脸,“你就他妈想让我们一家不好过!”

    “陆楷!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萧婷吓了一跳,猝不及防的片刻都没来得及躲,只听见了秦舒怡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待她再回过神,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一拉,她一个趔趄被拉到了一个人的身后,躲过了那一拳。

    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一头冷汗了。

    如果在有防备的情况下,萧婷可根本不怕他,甚至发挥得好的时候能把他打得落花流水,可刚刚来得太突然了,她都不敢想象一个大块头那么重的一拳砸在脸上会是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到时候破相了,奚榕还喜不喜欢自己了呢……

    诶?奚榕?

    再一看才发现,站在面前的人就是奚榕,尽管是背影,但她一眼就认得出自己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轻声问了句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她才感觉到,奚榕握着她的手居然在颤抖,所以,他刚刚也很紧张自己吗?

    “你不要害怕。”奚榕只是对她说了这一句,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萧婷的心里柔软了一下。

    仅仅是那两个字,让她瞬间充满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安心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奚榕看向了陆楷,眼中瞬间覆上了阴翳,甚至可谓是多了几分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在打谁?”他沉声问道,语气不自觉透着威严。

    “我打的就是这个婊子!”他又往前冲了过去,“你个小白脸给老子让开!啊!”

    奚榕一脚过去,直接踹在了他的腹部正中央,陆楷身子往后一仰,整个人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操!”陆楷双手撑地又要站起来,“你他妈……”

    奚榕上前又是一脚:“你再骂?”

    “我就骂她这婊子……啊!”

    奚榕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腰上,力度过大,他不禁翻了个身,尔后奚榕上前就摁住他的肩膀,他的脸被迫与地面来了个接触,顺势被狠狠摩擦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一拳又一拳地砸了下去,陆楷疼得痛哭不已,而奚榕根本没停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奚榕,要不别了……”萧婷也想阻止着他。

    倒不怕陆楷出事,毕竟这玩意儿活着都是浪费空气,她担心的是事情闹大了会对奚榕有影响。

    而且她看得出来,奚榕是真的生气了,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如此愤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也只有萧婷阻止他的时候,他才回过了神,同时停了手。

    而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