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我要离婚

    市三医院距离幽思花店只有十五分钟的步行路程,萧婷过去很快。

    她一路狂奔赶到了急诊室,远远的,就看到了秦舒怡那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躺在了楼道外的急诊病床上,一头蓬乱的长发披在肩头,她甚至出门都没换衣服,还穿着那套破旧掉线的睡衣。

    最触目惊心的,还是他额头处缠着的一条白色纱布。

    她气喘吁吁地跑了过去,正要直冲病床,却被一丝温和却又略显疲惫的声音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婷婷啊。”

    萧婷停下步伐,回过头,才看见一张很久没见的脸。

    “阿姨。”萧婷礼貌地冲她点头打招呼,“好久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苏慧是秦舒怡的妈妈,萧婷与她也算是相熟了,在学生时代,萧婷和秦舒怡都会经常互相去对方的家里玩,和彼此的家长也都认识了。

    她们两家的风格确实大相庭径,萧婷家永远都是一番热闹嬉笑,而秦舒怡家只有一个性子温婉的母亲,相对比较安静,但苏慧每次都会烧一桌子的好菜,无论萧婷玩到多晚也没有怨言。

    直到秦舒怡结婚了,两边也很少再有这样的来往了。

    也记不起多久没见到苏阿姨了,这次再一见,才发现她比想象中都苍老了好多,甚至有种近十年没见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好啊,婷婷。”她手里抱着一个孩子,冲她点头微笑,“孩子在家实在没人看着,又担心舒怡的情况……只能一起抱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舒怡的孩子已经一岁多了,已经比上一次见要长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长得像秦舒怡,眉目清秀,肌肤也是孩子独有的白皙无暇,萧婷看了很是喜欢,只是这一刻的他却在哭,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落下了豆大的泪珠。

    不是嚎啕大哭,而是十分隐忍的哭泣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孩子,好像下意识地就懂事了起来,萧婷感到心疼不已,摸了摸他的头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婷婷……”秦舒怡虚弱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萧婷这也顾不上孩子了,转身走向了病床,在旁边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萧婷关切地问道,“有没有伤得很重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秦舒怡摇着头,笑容苦涩,“对不起,让你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这些了。”萧婷气得胸膛起伏,语气都有些发颤,“那个渣男呢?”

    “他出去了……”秦舒怡鼻子一酸,泪水顺着太阳穴流了下去,“婷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萧婷不明白了,怎么好突然跟她道歉了?

    “我应该早就听你的。”秦舒怡泪水蔓延着,“非要硬撑着这段婚姻……到头来……究竟是为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萧婷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,她咽了下口水,抑制住自己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想清楚了吗?”她最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明白了,我要离婚。”这一次,秦舒怡好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,“婷婷,你可不可以帮我一起……把家里的东西搬出来?”

    萧婷点点头,刚想应下,却突然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舒怡,不能离啊!”苏慧帮着孩子赶忙走到了跟前,“你看看小宝啊,他才这点年纪,爸妈就要离婚了,你让他以后怎么过啊?”

    这时孩子已经躺在他的怀里,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。”萧婷觉得不可思议,“你怎么可以这么想?”

    她清晰地记得秦舒怡家的事,当年的苏慧曾经也坚持不愿离婚,直到有一次,秦舒怡的父亲在醉酒后用烟灰缸砸破了她的头,她方才下定决心离了婚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秦舒怡走的,似乎就是她母亲曾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离啊,不可以吃我吃过的苦!”苏慧坚决反对着,“你们看看今天的我、再看看舒怡就知道了,从小到大舒怡因为‘单亲家庭’这个标签受了多少人的歧视?而我们母女俩生存着,没有男人可以保护,体力活都要自己做,连换个灯泡都要亲力亲为,这就是离婚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不离婚呢?”萧婷第一次以忤逆的态度反问苏慧,“试问家里那个男人有什么用?只会无能暴怒、以家暴为发泄方式,和这种人生活在一起到底图什么?图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?图一个‘完整家庭’的虚假名号?还是就图有人帮忙搬个东西、换个灯泡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这样?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懂事?”苏慧急了,“哪有人劝别人离婚的?宁毁十座庙也不能拆散一段婚姻啊!”

    “妈,别吵到小宝睡觉了!”秦舒怡打断了她们之间的争吵,“不关婷婷的事,这次是我自己做的决定,和陆楷的日子,我一天也不要过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舒怡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带着小宝的,无论离婚后有多苦,都由我来承担。”秦舒怡坐起了身,“婷婷,我去问下医生,什么时候可以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舒怡,你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