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宫颈癌

    金钱来毕业后两年,学校和街道恰好都在提倡大家对妇科的重视,并且有不少义诊,可免费去检查妇科问题。

    本来这对母女对这事都没什么概念,但既然有这个社区福利,她们自然也去了。

    金钱来查出来很健康,但金意的初步报告却查出了问题,当时的社区医生建议她们去一趟大医院,再做一个更详细的检查。

    金钱来听了后,内心开始变得忐忑不安,冥冥之中,总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后来,金意在三甲医院的报告出了。

    宫颈癌早期。

    这种病早期可谓是没有任何症状,若不是检查了,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这一消息,恍若晴天霹雳,辛苦了一辈子的妈妈好不容易有了太平日子可以过啊,她还没开始赚很多钱让她过得更好呢,怎么就……发生了这种事?

    但好在,并非是完全下了死刑,医生告诉她,现在幸亏发现及时,还来得及手术治疗,只是费用太大,手术费和后期的治疗费用,至少要准备10万。

    才刚工作的她,根本没能力短期内凑出这些钱,她身边只有一些年龄相仿的朋友,也没有亲戚。

    那天,关于父亲的事,金钱来和金意进行了一次彻夜长谈。

    “妈,你究竟什么时候才愿意告诉我?”金钱来坐在书桌旁,看着床上那了无生气的母亲,惆怅地叹息着,“我已经这么大了,我应该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。”

    金意抬起眸,那张漂亮的脸已经爬上了不少细纹,苍老的痕迹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“是妈太没用了。”她摇摇头,抬手抹去了流出的泪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金钱来走到床边,在她面前蹲下身直视着她,“算我求你了,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金意似是犹豫了一会,而金钱来则一直蹲在她面前,等着她。

    也不记得房间里沉寂了多久,终于,金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记不记得电视里一直报导的那个。”金意笑容有些苦涩,“腾氏集团的当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。”金钱来常常能在电视里看到这号人物,只记得这人在商场上是个顶尖人物,还经常在做公益的栏目里看见他。

    “别告诉我……”金钱来惊讶地捂住嘴,“是这个人?”

    金意木然地点点头,眼中泛着悲伤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但我一眼就能认得出他。”

    后来,金意把当年之事都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对金意来说,自小到大她都和父母生活在农村,每天的生活就是上学放学、闲余时刻跟着爸妈去种地收植,生活简单且枯燥,也从未接触过外面的人。

    直到十六岁那年,村里来了一堆学生。

    那时从母亲的口中了解到,来的是一批富家子弟,学校里委派的任务,让他们参加夏令营活动,了解更多他们所不熟悉的农村生活。

    依稀记得,她趴在妈妈的膝盖上,听她嘱咐着自己:“少跟那些人接触,他们跟我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,别指望能玩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当时的金意也只是随口应了一声,但对于这些新奇的事物,她总是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某一日下课后,她偷偷地溜到了那些人帐篷的地方,想看一看他们这些外面世界的人都会玩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躲在草丛里,刚想往前挪两步,却正逢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,她怕被发现,赶忙趴了下来。

    前面好像是两个男孩子在聊天,她趴的位置恰好能听清。

    “什么乡下地方?又没空调又没游戏机,洗个澡还得去公共浴室!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妈的……这地方是人待的?猪棚都特娘的比这住得好吧!”

    “要什么没什么,就天天守着一堆烂泥蔬果的……幸好这狗比夏令营马上就结束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昨天在旁边那高中里倒有看到两个小妞长得还不错,没想到这破烂地方还能出美女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诶,腾宵,这里的泥娃娃你也下得了口啊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又不是带回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在那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,语气里满是轻蔑与狂妄。

    金意突然有点不想待下去了,正想着要怎么撤走时,两双鞋突然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一边聊天一边走着,正走往自己的方向,眼看着一只脚就要踩到自己了,她吓得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只听“倏”的几声,她惊得从草丛里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操!什么东……”

    面前的男生刚想骂人,却在看见她的一刹那,话卡在了喉咙口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金意正是青春时代最美好的时光,尽管生活在落魄的农村,却长了个特别好的底子,不仅肤如凝脂,五官也是无比标致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透着那个年纪独有的清澈纯真。

    她扎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