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 你在害怕

    面前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男人,但是奚榕记得这个人。

    奚榕挑挑眉,冷笑一声:“奚睿的单子,还继续接着?”

    “三……三少。”男人心虚地躲着他的视线,“你还记得我呢?”

    就是那次在精神卫生中心就被他逮到过一次的人,那是奚睿派来的,当时的他还口口声声地承诺,再也不会接大少爷的单子。

    “别来无恙。”奚榕眯起眼,“既然你这么言而无信,那我是不是可以现在就逮你到警局?”

    他一用力,把他往旁边拽去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啊。”男人一脸慌张地祈求着,“我错了,我真的再也不敢了,求你别!再给我次机会啊!”

    奚榕的手还揪住他的衣领,眸色阴冷:“那就老实点,把该说的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……”男人挠了挠头,“大少爷这次给的价钱太诱人了嘛,我实在不好意思推脱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他一瞬不瞬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……大少爷说,要好好盯紧你身边的所有人,好抓住把柄。”男人缩着脖子,一一交代,“他怕你跟他抢继承人位置。”

    奚榕缄默了片刻,从他的神色里,辨别不出一丝情绪。

    “拍到了什么?”奚榕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!”男人这次很老实,拿出手机就伸到他面前,“我给你看,一张都没拍到!”

    奚榕又睇了他一眼,那直视的目光,令人莫名的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!”他竖起三根手指,“万一我拍了,我待会就被车撞死!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真诚,我都不好意思不信你了啊。”奚榕语气轻飘飘的,但下一秒,眼神却突然染上了锐利的锋芒,“那你敢不敢再发个誓?如果刚刚说的有一句谎言,你待会就被车撞死。”

    男人瞪大眼睛看着他,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但也就几秒后,奚榕忽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跟你开个玩笑罢了,你紧张什么?”奚榕松开手,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支棱了片刻,有些难以置信地点头哈腰:“谢……谢谢三少。”

    他的确不太敢相信,奚榕居然这么好说话,就把他给放走了,但他还是越过他身边,一步三回头地跑了。

    他离开后,奚榕的目光瞬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回到了停车位时,萧婷还在副驾驶坐着,只是她不断在张望,满脸都是担心,直到望见他的身影时,方才看起来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奚榕回到车上,摸了摸她的头,声音也变得有些哑: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。”萧婷拉着他的手,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能……被人跟了。”奚榕如实告诉了她,但很快反握住了她,把她冰凉的小手包裹在了掌心,“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她果断摇头,“你早就告诉过我和你在一起会发生些什么了,这些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奚榕没说话,那双深邃的眸子只是一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真的,而且……”萧婷下意识躲避了眼神,“你说别人的人生都多无趣啊,我们不要太刺激,像拍电影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。”奚榕出声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萧婷诧异地抬起头,她嘴角牵扯了一下:“哪有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心理医生,看得出来。”他牵起她的手,在她指尖轻轻一吻,“和我在一起,让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想嘛。”萧婷把脑袋凑上去,笑得天真无邪,“和跟你在一起的开心比起来,所有的困难,都不算苦。”

    说不害怕,那一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她也是个女孩子,怎么可能对被人跟踪的事一点都无所谓?

    但如果说这是要和奚榕在一起付出的代价,那她心甘情愿去承受,虽然她做不了什么,但她愿意陪着他,扫除眼前的所有的障碍。

    奚榕的眼里,泛着感动的柔和微光。

    “萧婷,如果我说……”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,“想把我和你的手机绑定定位,你会答应吗?”

    萧婷诧异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要追踪你隐私的意思,也知道这不自由。”他顿了顿,“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萧婷侧着头,嘴角含笑:“万一我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。”奚榕爽朗地笑道,“我会想其他办法,一切以你开心为主。”

    尔后,便听见了萧婷那铃铛般清脆的笑声。

    她取出手机扫了个脸,便递到了他手里:“你来弄吧,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奚榕顿了片刻,想把手机塞回她手里:“你想清楚再决定,毕竟这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想了,就这么定了。”萧婷又把手机推回去,“我知道你不是在探我隐私,我只是担心我出事,想要保护我,而且。”她托着下巴,眼中皆是信任,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