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 兄妹决裂

    到了停车的位置后,奚睿并未上车,而是倚在车上,点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助理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,并未出声。

    只要和大少爷交集比较多的人都知道,大少爷看似体面风光,其实私底下性格跋扈,喜怒无常,因此大部分时间,这几个手下都不敢和他说太多话。

    这时,抽了半根烟的奚睿幽幽地看向了他,眼神空洞而涣散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未说,狭长的双眼在夜幕下泛着寒意,就这样一瞬不瞬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助理被他看得心里发毛,忍不住低声询问:“大……大少爷,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奚睿夹着烟,忽的冷笑了一声:“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个废物,跟着我特委屈?”

    助理吓出一头冷汗,忙不迭地摇头:“不,大少爷,从未这么想过。”

    他和奚睿平时也就是工作交接的关系,而奚睿也第一次对他说出这种话,霎时让他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,惹到了他。

    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等待着铺天盖地的指责。

    但奚睿却什么都没说,只是把没抽完的烟丢在了地上,皮鞋踩上后狠狠地碾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小柔以前跟我感情很好。”奚睿嘴角牵扯起一抹笑容,似是怀念,却又苦涩万分,“妈走了以后,爸也更喜欢他的另一个儿子,我什么都没了,就和这个妹妹相依为命。”

    助理没想到奚睿会和自己谈这种私事,茫然之余,吓得什么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奚睿到底出于什么用意,又或者,他可能实在没人说心里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小柔的脾气一直不好,不是那种很乖的妹妹,但至少以前,她是永远都和我待在一起的。”他的眸色一冷,一字一句几乎都从嘴里迸出,“直到那次……”

    记忆回到了奚睿11岁的那年。

    那时,奚柔的生日快到了,奚睿用自己的零花钱特地给她买的一把高配型号的玩具枪,虽然奚林一总是说她喜欢这种东西、根本没女孩子的样子,但奚睿不在意这么多,只要是妹妹喜欢的就好。

    等过几天,就能给她一个惊喜了。

    忽然,房间大门被蓦地撞开,奚睿即刻拉开抽屉,将东西塞进去后又迅速关上。

    回过身,是即将9岁的奚柔正抬首怒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怎么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实话告诉我,不要骗我。”奚柔打断了他,“奚榕是不是被你给害的?!”

    奚睿的眼神,有了片刻的躲闪,但是很快,他又恢复了镇静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了呢?奚榕他就算死了也是他活该。”奚睿无所谓地笑笑,“小柔,妈妈是怎么死的,你难道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忘,我永远都不会忘的!”奚柔尖利的嗓音叫喊着,“但这跟奚榕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奚睿冷笑了一下,“既然你这么觉得,为什么一直讨厌他呢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奚柔愣住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好像自觉理亏,气焰消下去了一些,语气也变得平淡:“今天的事,我谁也不告诉,但是大哥,以后不要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奚睿瞬间神情不悦,语气也变得凶了起来,“爸已经够宠他了,难道你也要袒护他吗?!”

    “不是袒护!”奚柔奋力辩解着,“他也很可怜!不该被这么伤害!”

    “他可怜?呵……”奚睿蓦地抓住了她的手腕,他情绪亢奋地瞪着眼睛,语速急促地问她,“那我不可怜?你不可怜?我们的妈不可怜?!”

    “那是坏女人的错,也不能怪他啊!”年幼的奚柔不知该如何说出自己的想法,只是执拗地劝着,“大哥,你不要理他就可以了,为什么非要这样做呢?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护他护定了,哪怕不惜和我决裂,是吧?”奚睿握着她的手腕逐渐收紧。

    奚柔并未证明回答,只是试图要拉开他的手:“你放开我,弄疼我了!”

    奚睿一怒之下将她甩了出去,下手一重,导致奚柔整个人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穿着牛仔短裤的奚柔直接膝盖磕在地上,她吃痛地捂着膝盖,不可置信地抬首看着他。

    当时的奚睿,第一反应就是想上前扶起她,问她有没有事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最亲近的妹妹也开始站在他那边,奚睿气不打一处来,两人隔空对望了好一会,他的步子都未迈开一下。

    明明只相隔几步的距离,却好像产生了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,又好像有什么东西,在这一刻开始无声无息地改变了。

    最后,奚柔撑着地面站起,她很坚强,即便疼着也没落一点泪水,她也没像往常那样一受欺负就大发雷霆地动手,只是一言不发,转身就往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连关门声都很轻。

    直到她离开了,沉默许久的奚睿终于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他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放空了许久,尔后,蓦地响起了他的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