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想你了

    奚柔房间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“啊!!!!”

    韩成韶的那惨叫声连连,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再忍一忍。”奚榕累得喘了口气,“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韩成韶咬着袖子,“榕哥,你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再用力点了。”他提起打好预防针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韩成韶一副壮士赴死的悲壮神情。

    随着“咔擦”一声……

    “啊!!!!!!!!”

    奚榕最后按了两下,松开手,呼了口气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在旁边“痛苦面具”戴了老半天的奚柔终于跑了过来,她扶着韩成韶,关切地问着:“怎么样?好了吗?要是没弄好我就帮你去揍奚榕。”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他妈。

    倒是韩成韶活动了一下筋骨,瞬间畅快地笑了:“我腰好像真的好了,榕哥是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奚柔以怪异的眼神看向了奚榕,“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一手。”

    奚榕轻描淡写地回答:“以前就跟我做正骨的朋友学过。”

    他反正也是随便学学的,但是太容易了,就这么学会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榕哥……”韩成韶有点不好意思地从旁边拿起一套睡衣,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奚榕看了一眼:“不是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奚柔点点头,“我这没男人的衣服,先用你的借给他穿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弄脏了点。”韩成韶抿了抿唇,“我带回去让人洗吧,等洗完就带过来还给你,不好意思啦。”

    毕竟昨天奚柔的不少眼泪都抹在了他的睡衣上,韩成韶心里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但奚榕的俊容却爬上了一抹怪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弄脏了……脏了……了……

    他俩这是昨晚……把什么不该弄衣服上的东西……给弄上去了……

    奚榕喉结滚动了一下,神色尴尬地回答:“不用还我了,就当是我送给你们的祝贺礼物吧。”

    韩成韶:“?”

    看他还是一副小白兔的样子,奚榕觉得实在太不应该了。

    “韩小韶啊。”奚榕拍了拍他的肩膀,眼神瞥过自己的睡衣后,又意味深长地瞥了眼他的腰,“没想到啊,你进度能给我整得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韩成韶越听越懵:“榕哥,你在说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烦死了。”奚柔没好气地推开奚榕,“你有事啊?净知道在这说些有的没的!”

    被嫌弃了的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奚柔靠在韩成韶的肩膀上,神情欢愉道,“他和榴莲姑娘,成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韩成韶瞬间对奚榕笑了起来,“你终于和萧小姐在一起了,不枉我买了这么多榴莲给你!”

    奚榕白他一眼:“咱能不提这奇葩事吗?”

    “干嘛?!”奚柔瞪他一眼,“就老娘叫他买的,你有意见啊?!”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韩小韶!”奚柔小拳拳在韩成韶肩膀上砸了一下,“你知不知道他俩进度有多快?居然已经拿小姑娘的自拍照当屏保了。”

    奚榕无语地揭穿她:“你直接说让他把你当屏保得了。”

    奚柔一个眼神杀了过来,瞬间让他背后泛起一阵森然的寒意。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我没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我们可以弄个更好的。”说罢,韩成韶拿出手机,打开前置摄像头,微微弯下腰,让屏幕里挤下了两人的笑颜,“来,女朋友,一起笑一个。”

    奚柔轻轻地抿嘴一笑,韩成韶按下了拍照。

    “不行!这张看起来我脸好胖!”奚柔一看就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不胖。”韩成韶温柔地摇摇头,“女朋友最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要重拍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拍到你喜欢的那张为止,然后我们一起当屏保。”

    “就屏保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桌面背景、聊天背景、朋友圈背景、微信步数背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旁站了好一会的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默默地转过身,直到幽怨地离开了房间,都没人发现他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他自言自语着,“两个重色轻友的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奚榕回到房间,去洗了把澡后,回到床上躺着了。

    昨天在医院陪夜,整夜都没怎么睡好,理应说他现在应该很困,但偏偏就是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的,是昨夜和萧婷在医院相遇,然后他们在亭子聊着彼此的心里话,而表白过后,他们抱在了一起,也不记得抱了多久,再把她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