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忧书苑 > 科幻小说 > 奚医生不按套路被撩 > 第184章 柔姐,你在关心我吗?

第184章 柔姐,你在关心我吗?

    吕曼死后,奚林一风风光光地将她葬了。

    奚柔对这些都不懂,只知道奚林一光是为了挑安葬的风水宝地以及办了好几场法事,就花费了好几百万。

    说来可笑,生前从未被他在意过的妻子,却在死后,得到了他向全世界宣告的爱意。

    吕曼离开后的一段日子,奚柔问过奚林一:“你爱我妈吗?”

    而奚林一在思忖了好一会后,回答了:“她是一个称职的好妻子。”

    当时年幼的奚柔还不明白,直到长大后再忆起他的话,终究还是懂了。

    后来,吕曼刚走不到三个月,奚林一就和陈姗悦领了证,让她如愿以偿地攀上了高枝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后的吕家勃然大怒,和奚家断绝了所有的往来,但那时的奚林一也无所谓了,他事业上已飞黄腾达,早就不是当初那个需要依附娘家人支撑的他了。

    奚柔一夜间就长大了,并非是她不想抗争,而是她明白了,还是个孩子的她,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她时常在想,婚姻究竟让母亲得到了什么?

    她也曾无数次梦到过吕曼。

    在梦里,她问过妈妈:“你后悔嫁给我爸吗?”

    但每一次,吕曼都只是微笑着看着她,时至今日都没有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可能很多事,终其一生都得不到回答了吧。

    只是奚柔从那时起,就开始专心攻克学业,她不再调皮逃课,也不再像个寻常的孩子一样去贪图玩乐。

    她的童年没有游乐场,也没有和小伙伴相聚玩乐的时光,只有没日没夜地努力学习。

    唯一的念头,就是变优秀,终有一日,她要靠自己赢得奚家,亲自把陈姗悦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渐渐在成长的过程中下定了决心,此生的目标只有坐拥财富、孤独终老,男人和婚姻,绝不触碰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站在阳台上的奚柔回忆许久,不知不觉,感受到了一丝微凉。

    再反应过来时,发现已经飘起了小雨,而她脸上都是泪水。

    她回到房间,取过纸巾后很胡乱地往脸上抹了起来,又开始狂擤着鼻涕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哭了……”她把纸巾扔进垃圾桶,自言自语地说着,“开玩笑,老娘怎么可能会哭!”

    她成天都教导自己,眼泪是世上最没用的东西,与其有空哭还不如想办法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她很少会哭,她的自控能力也异常的强,即便心里真的再难过,她都能忍住。

    正当她准备去洗把澡冷静一下的时候,手机却突然震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接电话,发现是韩成韶。

    带着一丝好奇,她接起了电话,话还没说出口,对方急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柔姐,我在你家楼下。”他的声音不仅急,还有些喘。

    “哈啊?”奚柔懵了一下,突然担心了起来,“你这么晚怎么来我家了?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韩成韶矢口否认,“我没事,就是想来找你,你方便的话,出来一下吗?”

    韩成韶这方面很有分寸,每次来找奚柔也不太会进家里,除非奚榕也在,才会找他们一起玩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等我一下啊。”奚柔一边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,一边急匆匆地套上了外套。

    “不急的,你慢点。”韩成韶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,“外面下雨了,记得带伞,别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ok。”奚柔出门前,顺手拿上了旁边的黑色长柄伞。

    虽然韩成韶让她慢点,但一想到他在外面等着,她下楼的步伐都不自觉急切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见到他的那一刻,才发现没带伞被淋湿的人,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是细密的小雨,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淋了有一会了,头发和衣服都湿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”奚柔赶紧撑着伞到他身边,语气怪嗔地问道,“出门没带伞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接过了奚柔手中的伞,傻笑着挠挠头,“出门没看天气预报。”

    “车呢?没开车吗?”奚柔看着他身后空荡荡的一片,语气更急了,“平时出门不是要么开车要么就打车吗?”

    “是打车来的……”他轻描淡写地说了句,“路段出了事故,眼看着离这里也不远了,我就下来走了几步。”

    其实出事故的地方距离这有一段路,走过来至少要半小时了。

    韩成韶看着这一大片都堵着的路,想着奚柔这会心里一定还在难受,他实在等不了了,提早下车就一路在雨中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晚点来就晚点来啊!”奚柔嗓门更大了,“我这又没什么急事,万一淋雨淋得感冒了怎么办?!”

    她语气凶巴巴的,但听起来又是满满的心疼。

    但韩成韶听了以后,嘴角却泛起了笑意:“柔姐,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