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酒精中毒

    腾冬俊和奚榕通完电话后,第一时间就赶往了餐厅。

    一进包厢,就看见萧婷坐在原地,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,桌上的锅不知何时已经关了火,所有的菜都变得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她一看到腾冬俊,诧异了片刻,张口问道:“uncle?你……不是今晚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又没事了。”他轻描淡写地糊弄过去,在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不来也行的。”她说话有气无力的,“奚医生有事,他已经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他跟我说了。”腾冬俊帮她倒了点饮料,又给自己加了点茶,“所以,我过来陪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吃饭?”萧婷不明所以,“你特地再赶过来,就为了陪我吃饭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腾冬俊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“某些人担心你呢,特地千叮万嘱让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下,萧婷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微低着头,神情有些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腾冬俊也没去问她,而是把寿喜锅的火重新开了,再给她夹了块本身就是凉的寿司:“既然我都来了,那就继续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了,uncle。”萧婷耷拉着脑袋,无力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哦?”腾冬俊侧头看着她,“我一个人可吃不完这么多,你要是不吃,就要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理我都懂,可是……”她嘟囔着嘴,叹息道,“我实在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如腾冬俊所料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还真是互相牵挂着对方,却还不自知。

    他放下筷子,也不继续试探她了,方才那道浅笑也散去了。

    “萧婷。”他沉声道,“你是担心他的吧。”

    萧婷低着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担心啊,怎么会不担心……”她笑容有些苦涩,“但是,又好像没资格。”

    腾冬俊反问她:“你条件明明这么好,为什么要这么自卑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她呐呐地重复着他的话,“我条件够好了,怎么还自卑呢……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这种心情就像一团迷雾,堆积在心里,驱散不去。

    “不如,我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腾冬俊突然冒出的这一句,听得萧婷云里雾里的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去选择。”他定睛看着她,“选择继续迷茫下去,还是去放肆一次。”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市一医院。

    寂静的走廊上,只见奚榕神情严峻,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前方坐着的奚柔循声望了过来,也向他疾步走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奚榕语气里还带着些微喘。

    “酒精中毒,不过别担心,已经抢救回来了。”奚柔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现在在vip病房,带你过去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进了电梯后,奚柔按了楼层后,听到身边的奚榕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的?”

    “我到家的时候,就看见她趴在桌上,感觉好像不对劲,然后去叫她,发现根本叫不醒,近看的时候脸色和唇色都有问题,再看桌上,发现她喝了不少家里的烈酒。”奚柔平铺直叙着向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家里的佣人没发现情况?”他怕她误会,很快补充了一句,“没别的意思,只是想知道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奚柔也从没质疑过她弟弟的想法,“我也问了,据他们所说,夫人最近每天都这样,不管喝浓度多低的酒,都是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……”她摇了摇头,也不多做评价,“只不过,我爸就是每天看见了,也不愿意管她。”

    后来,奚榕沉默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他看似沉静,可浅棕色的瞳孔已经晦暗得几乎没了光。

    奚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,只能再拍拍他的肩膀,然后,她看着奚榕薄唇翁动,对她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电梯到了楼层,护士让他们登记了身份后,带他们去了vip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门一开,就看到躺在床上的陈姗悦,放眼望去,她身上接着管子,机器在监控着她的体征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薄如蝉翼,虚弱得像一张脆弱的白纸。

    奚榕走近后,对上了她那双布满血丝的浑浊双眼。

    而她那恍若一潭死水的双眼,也在看见奚榕的刹那亮了起来:“小榕啊,你来了,妈就知道你会关心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冰凉的手拉住了奚榕,好像在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奚榕怕她手背上的针头滑掉,把她手拉开,放回了被窝中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。”他顿了顿,“别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不出关心的话,却也做不到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“妈实在没办法,我只是……”她的话卡在了喉咙口,神色瞬间就僵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