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她说得都对

    萧婷本来也没觉得那声音和自己有啥关系,继续自顾自地往前走着,但身后又接着传来了女人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什么正宫娘娘的身份呢,搞了半天也是个没追上的。”那语气矫揉造作,听着怪欠扁的,“我想呢,奚医生眼光也不至于这么差。”

    这下,萧婷确定是在和自己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莫名其妙地看着后面那趾高气扬的女人,皱着眉头反问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?奚医生的同事呀。”黎涵双手抱胸,一脸看完好戏的表情,“上次见过的,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。”萧婷挑挑眉,“长得又没什么记忆点的,值得我记吗?”

    黎涵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想起来了。”萧婷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“就是那个被奚医生狠狠拒绝,还哭着走了的那位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黎涵被她气得脸青一阵白一阵,瞬间觉得窘迫不已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萧婷对她也没个好态度,“要是没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意什么?”黎涵冷笑一声,“你不是也一样被奚医生拒绝了吗?大家半斤八两,搞得好像奚医生已经是你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说哦,好歹你也是当心理医生的,不知道过度脑补也是种病吗?”萧婷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我说错你了?”黎涵靠近她一步,她比萧婷矮了一点,只能昂首说着,“如果你识相点,就离奚医生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萧婷突然大笑了起来,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笑得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黎涵更恼火了,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听不懂了哈哈哈哈……”萧婷抹了抹笑出的泪花,“你这语气就好像原配叫小三离她老公远一点似的……奚医生是你谁啊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黎涵抿了抿唇:“不要以为奚医生收了你的花还把它好好放桌上了,你就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后时,萧婷的笑声突然止住了,她的表情秒变懵逼状,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黎涵以为这是她听了后想打退堂鼓的表现,心里很是满意,她嘴角勾起笑容,继续说着:“奚医生和我是同事,我们每天朝夕相处,一抬头就能看得到对方,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我每天都比你多了那么七八小时时间和他相处呢,你真觉得你会比我更有希望?”

    萧婷没回答她。

    她好像在想什么事情,黎涵的话她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有没有听我说啊!你这人很没礼貌啊!”黎涵急了,“我说了奚医生不会喜欢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吵吵。”萧婷抬了抬手,打断她,“想事情呢,别烦。”

    黎涵被她这无所谓的态度弄得更气了:“奚医生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一个清冽的声音从一旁传来,不止是黎涵受到了惊吓,就连萧婷也瞬间就从思考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奚榕穿着一身纯黑t恤和工装裤走来,明明是套看起来毫无特色的穿搭,却显得他身形瘦削颀长,那张俊美的容颜更是白得发光。

    他愈发走近,翩翩少年,一身清冷孤傲。

    最终,他在她们面前驻留,在迅速地看了看萧婷后,便留给黎涵一个冷若冰霜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很会自说自话。”奚榕说话丝毫不留情面,“是我之前的话说得不够明白?”

    “奚医生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这么说的……”黎涵窘迫地揪着衣摆,另一只手怯生生地指着萧婷,“是她先诋毁我,她对我人身攻击,骂我长得不好看配不上你,还说你要是真的看上我才是眼光差,我……”她红了眼眶,可怜兮兮地看着奚榕,“我真的被逼急了才说这种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萧婷一整个大无语,不知道她说的是哪跟哪。

    但是过了两秒,她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搁半天是想污蔑她呢,为了在奚榕面前装小白莲,顺便把她在奚医生心里的印象给搞坏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那个新式词汇:绿茶。

    当然,还没等她开怼,奚榕先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点头,“她说得都对。”

    黎涵:“???”

    她彻底瞠目结舌,好歹大家是同事一场,奚榕未免也太不给她面子了,搞得她很下不来台阶。

    见她尴尬了好一会,奚榕也懒得和她说话,转过身就径直走向了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萧婷本来想跟他说声“拜拜”就撤离了,但是……脑海里又浮现出她母亲大人金钱来曾经给自己灌输过的追男人语录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都追人家了,你就给我皮厚点,往死里厚,只要能抓住一点和他独处的机会,都坚决不要放过!”

    萧婷理解了,然后她三步并两步地冲过去,抓紧时间赶在奚医生前头,拉开车门就一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