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拆台二人组

    半小时后,他们抵达了冬季恋歌婚庆介绍所。

    腾冬俊已经提前叫员工去帮忙搬花了,而奚榕和萧婷自然也没什么事了,三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喝起了咖啡。

    奚榕几乎没怎么说话,就听见另两个人叽叽喳喳地一直说个没停,但他们只是随便聊聊日常,都是些没营养的废话罢了。

    他们看起来一直都很熟,这让奚榕也不禁产生了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腾冬俊为什么平白无故去认一个侄女?而且他们之间……到底是单纯把对方当亲人对待吗?

    看他们交流的语气和表情,完全是大大咧咧的放松状态,感觉这两个人的关系很单纯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奚榕最近对很多事,好像都不怎么能百分之百确认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在思索时,腾冬俊的目光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发什么愣呢?”腾冬俊语气轻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不顺眼。”奚榕翻了个白眼,“自己侄女就在那个花艺店,还叫我特地赶过去帮你拿东西,我很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意思哦你,有没有点绅士风度?让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去搬花。”腾冬俊“嗤”了一声,像模像样地说着,“更何况,我哪知道萧婷今天在那?”

    一旁的萧婷幽幽地说着:“不是uncle你问过我在……啊哟!”

    她脚被腾冬俊踩了一下,只能吃痛地弯腰下去揉了揉。

    腾冬俊无语地看了她一眼,赶紧转移注意力,问向奚榕:“你咖啡没了,要再来一杯不?”

    奚榕一副看穿了所有的表情,挑眉反问:“每次来你这都恨不得让我帮你把杯子给一起洗了,怎么今天这么客气了?”

    腾冬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失算。

    忘了萧婷这丫头除了给自己拆台,别的啥也不会。

    巧了,奚榕也是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一个是无意的,另一个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他懒得搭理奚榕这个家伙,决定换个方向转移话题,“萧婷,你准备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走?”萧婷不乐意了,感觉一团火冒了起来,“uncle,这就是你不上道了,不是说好一起吃晚饭的吗?”

    这真诚的小模样,奚榕确定她是真有点被放鸽子的生气。

    随后,腾冬俊一拍脑门:“哎呀,我怎么忘了?”

    奚榕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顺便又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啥呀?”萧婷探着脑袋,一脸懵逼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晚上要去找你爸妈啊!”腾冬俊沉重地叹了口气,看起来还挺愧疚的,“怪我怪我,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萧婷想了想,“我妈明天一早的飞机就要走了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嘛!今晚再不去,下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上了。”腾冬俊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抱歉啦,uncle今天可能陪不了你了,下次请你吃好吃的,行不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萧婷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……”腾冬俊幽幽看向了奚榕,“只能你俩去了,哥们,我侄女就交给你了,帮我好好照顾着啊。”

    缄默许久的奚榕幽幽回问一句:“你演完了?”

    腾冬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奚榕眼里有着笑意,然后又及时说了一句:“不好意思,口误,你说完了?”

    腾冬俊气得牙痒痒,恨不得捶他丫的!

    但是他那侄女正眼巴巴地在旁边看着他,只能……算了,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。”腾冬俊咬着后槽牙,硬生生做出诚恳的表情,“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奚榕似乎很满意他的态度,点了点头:“行。”

    腾冬俊诧异了一下,萧婷在一旁更是掩饰不住的开心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奚榕会找理由拒绝,已经想好各种对策了,谁知,奚榕竟直接答应了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隐约觉得并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当然,腾冬俊也没吹牛逼,他本来就和金钱来提前说过了,只不过正好借这个机会,故意营造一种放萧婷鸽子的既视感罢了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就到这了,接下来就看她自己发挥了。

    和金钱来遇到后,他们一如既往地愉快交谈了起来,只不过,这次多了一个话题,也就是她所说的那个女婿。

    但是腾冬俊说完后……

    “王德发?!”金钱来震惊了,有种下巴要落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别激动。”萧元康及时送上了一杯柠檬水,“喝点水冷静冷静。”

    金钱来接过后,“咕嘟咕嘟”都干完后丢给了萧元康,他又及时去倒了新的一杯。

    “姐,我不是一直跟你提过吗?我那个好兄弟奚榕。”腾冬俊哭笑不得,“你至于这么惊讶吗?”

    虽然没详细说过,但这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