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人比花娇

    萧婷从包里,小心翼翼地捧出了一个小杯花,她那悉心呵护的样子,好像怕摔了它。

    奚榕不太懂花艺,但他一眼看去,就觉得这个花很漂亮。

    “奚医生。”萧婷璀璨的双眸含笑看着他,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奚榕不知不觉,眼中泛起了涟漪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萧婷的小脸恰好凑在花丛后,人比花娇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花艺课里完成的第一个作品,我想,把它送给你。”萧婷把它挪向前方,看了看他的桌子后,放在了笔筒旁,“是不是很有意义?”

    奚榕的眼皮又跳了。

    他接手过的病人很多,但从不可能接受任何钱财贿赂,就连送礼也是一律拒收。

    只有患者送一些特别的礼物,他才会收下,例如一个自闭症男孩给他创造的一幅画,或是一个失去儿子的抑郁症母亲给他做的烘焙。

    今天的花,他也没理由不收。

    他的桌子干净且空旷,除了电脑、键盘以及笔筒、本子这种办公用品,从不放什么别的东西,现在多了这个小杯花,倒是觉得视觉都明亮了起来,整张桌子都变得有了活力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奚榕礼貌地道谢了,也没拒绝。

    但小姑娘问的最后一句话,他选择避而不答。

    这场咨询结束了,奚榕后面也没病人了,稍作休息片刻后,他起身离开办公室,往病房大楼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会的住院楼里很安静,患者还都在病房里,也没什么躁动现象发生。

    奚榕直奔办公室,和今日的日班医生交接了一下,最主要的,是要他要特别重视那位危重患者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时,黎涵在他身后站在,怯生生地叫了句:“奚医生。”

    奚榕睨了她一眼,冷然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自从他上报了那件事后,黎涵便暂时失去了收病人的资格,和一些实习医生没什么区别,只能跟在主治医生后面学习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她家没那层关系,这种严重失误,恐怕早就当场将她开除了。

    但那件事后,黎涵跟着奚榕时,还是有些小畏惧,此刻的声音都轻了几度:“一会你去韩琴那边的时候,可以带我旁听吗?”

    奚榕漠然地睇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”黎涵那化着粉色眼影的双目冲他眨了两下,“跟着你学习学习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听着还挺谦卑的,但奚榕哪会看不出她的真实目的?

    还有那眨眼的动作,看得他怪烦的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一边整理病历,似是不经意地问道:“临床上,感觉的分类是哪几类?分别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这猝不及防的提问,让黎涵一下子傻住了。

    “回答。”奚榕把病历都收回了文件夹,只取了一本韩琴的病历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黎涵很尴尬地支支吾吾半天,硬生生憋出点东西,“是看到的,听到的,碰到的一些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分为外部感觉和内部感觉。”奚榕语速很快,说得行云流水,“外部感觉指接受外部刺激,反映外部客观事物属性的感觉,如视觉、听觉、味觉。内部感觉指接受有机体内部刺激,反映身体位置、运动状态和内脏状态的感觉,如内脏觉、运动觉、平衡觉。”

    黎涵傻站着听他讲完了这些,依旧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这是心理学最入门的理论知识。”奚榕面色如冰霜般寒冷,“先理论知识都弄明白,再开始从轻症病人那开始汲取实践知识,别想着一口气吃成胖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奚医生,我知道了……”黎涵只能低头认错,然后看着奚榕从自己面前走过,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会只剩她一个人,她烦躁地踹了一下桌腿:“真的是烦死了!”

    明明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接近奚医生,好缓和一下两个人的关系,方便她进一步去追他。

    怎么就无缘无故还被训了一顿呢?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咨询室内。

    周遭一片寂静,此刻只有奚榕和韩琴两个人相对而坐,中间的隔栏,保证了双方之间的安全。

    韩琴相较于之前的面色苍白、魂不守舍,现在倒看起来好多了,只是看起来还是很憔悴,眼中无光,嘴唇也干涸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咨询时间?”她问完后,又兀自摇摇头,“罢了,反正我天天关着,也分不清哪天是哪天了。”

    奚榕听完后,嘴角勾勒起淡淡一笑:“你没记错,今天不算咨询时间,算是我用个人时间,来和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她苦笑一声,“我这种亲生女儿都能杀死的恶魔,还有什么可聊的?还不如,让我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奚榕默声片刻,细微观察着她的神情。

    在经历了一段时日的治疗后,她已经没了当初那强烈的攻击性,只是现在的她,看起来很压抑,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