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那我管你咯

    刚才黎涵还是心里害怕,但现在,她是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是想过会被奚医生骂,甚至懊恼着,这下让他对自己印象坏了,追到他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可刚刚他那怒不可遏的眼神和语气,是清冷孤傲的他从未有过的模样,若是不知道的还会以为,差点被打伤的人是他的至亲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真的对不起……”黎涵吓得眼泪止不住在流,她一边胡乱地抹着眼泪,一边连连鞠躬,“我以后一定注意,我再也不会了!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。”奚榕缓了口气,比方才平静了些,“你不仅学校里没学好理论知识,就连基本的入院后规则都没好好听吧。”

    黎涵被说中了心事。

    她家里有关系,只要父亲和院长通融一下,多塞点钱,就能研究生都不用,直接在本科毕业后就能进到总院,这是很多人努力好几年都不一定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所以,有了这种背景的她根本懒得好好记知识点,也无所谓自己做得怎么样,那些规则什么的都左耳进右耳出,只要有份体面的工作让她混混日子,顺便想办法撩到帅哥医生就够了。

    这时,她把头埋得更低了,啜泣声依旧不停。

    “选择这份职业,你就要对患者负责,这种基本的道理,我以为你懂。”奚榕懒得和她多说了,“好在今天及时把人带回了住院部,没有扩散。你事情解决完就回去吧,明天我会上报,至于院方怎么处理,我顾不到。”

    黎涵一听,心里蓦地抽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旦院长知道了,就算勉强保住她饭碗,也至少要给处分。而且,事情还会传到她爸那去。

    “奚医生,我已经知道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会了!”她哭得更凄惨了,漂亮的脸上布满泪痕,她走上前,想拉住他的胳膊,“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,我去跟那些护士也说说,求你别上报……”

    奚榕很嫌弃地把手缩到身后,他赶紧后退了两步,每个细胞都透露着嫌弃。

    “别在我这哭哭啼啼,要哭回去哭。”奚榕自知自己的词典里从没“怜香惜玉”四个字,“也别跟我废话,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奚医生,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再不走。”奚榕直接把工作手机拿在手中,“别怪我现在就上报。”

    这下,黎涵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满心想再求饶几句,可奚榕的态度太过坚决,她知道已经没希望了,只能转过身,哭着离开了医生办公室。

    周围恢复了寂静,奚榕打开窗,沉重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那种又气愤又心累的感觉,终于在凉爽的风中消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确实很讨厌这种不尽职的医生,但是,他也没料到自己会生气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拿出电子烟,正想吸上一口,却被楼下的一道粉色身影给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奚榕蓦地顿住了一下,他看着她在楼下跑着,最终在住院部门口落下了步子,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他把电子烟塞回口袋中,转身就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雨已经停了,此刻临近傍晚,天空更暗沉了几分,医院在苍穹之下,显得寂静而空旷。

    住院楼门口,一个身影弯腰支着膝盖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过了大概半分钟,才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虽然萧婷答应奚榕回去了,但她还是没走。

    她去了趟药店,然后很快就飞奔回来了,她担心奚医生已经先走了,准备拿出手机去问一下他。

    可屏幕还没点开,面前就出现了一个身影,那道清冽的古龙水淡香随之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萧婷迎着这熟悉的气息,仰头就笑道:“奚医生,还好你没走。”

    奚榕目光定在她那还乱得不行的头发,有种想帮她捋一下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右手手指动了一下,又很快握成拳,看似镇静地问道:“怎么还不回去?”

    “在等你呀。”萧婷坦然地回答。

    奚榕知道她应该有什么事,于是目光稍稍下移,望到了她手中提着的袋子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一下啦!”

    奚榕还没反应过来,就任由萧婷拉住了他的手腕,把他拉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了。

    他很懵逼,自己居然就这样被女孩子抓手腕了,有种被吃豆腐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手有点凉,但是软软的,好像手腕被一圈甜甜的凉糕给包裹了,那感觉……好像还不错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坐下,萧婷松开手后,奚榕都觉得有点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接下来,萧婷手脚麻利地从袋子中取出了碘伏棉签,抓过他的手就开始在手背上消起了毒。

    有点疼,但是能忍。

    奚榕觉得有点好笑,嘴角都不禁有一丝上扬:“就破一点皮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,地上很脏,你要消毒好,还要好好包扎。”萧婷嘟囔着嘴,怪嗔道,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