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原生家庭

    到了萧婷和秦舒怡见面的那天。???шшш.lσveyùedū.cōm

    这一次,她们没约饭,萧婷直到秦舒怡喜欢喝茶,虽然她自己是get不到,但还是选了一家幽静却比较偏远的茶馆。

    周围烟雾缭绕,营造着温柔洋溢的气氛,令人身心都会舒适起来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萧婷觉得这个地方够远,陆楷那个狗是不会找过来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悠闲地待了好一会,安安静静的,没说一句话,只是听着窗外那小桥流水的细微声,都觉得格外享受。

    窗口的风吹了进来,秦舒怡额前的一抹发丝微微扬起,她的笑容,与这个书香气十足的背景十分吻合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这么舒心过了。”秦舒怡对萧婷温柔笑道,“谢谢你,婷婷。”

    萧婷蓦地觉得心里抽痛。

    这种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,可在秦舒怡眼里,竟然是种奢侈。作为她最好的朋友,看见她这样,哪能做到不心疼?

    可心疼的同时,却又觉得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她有机会改变,却非要在原地停留,说难听点,这些又都是她自找的。

    “舒怡,我今天是想好好和你聊聊的。”萧婷十分罕见地冷着个脸,“你可能觉得那天我说的都是气话,但并不是这样,那是我真心想说的,就到现在,我也希望你可以好好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秦舒怡没说话,但很明显,她的睫毛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萧婷也没催她,低头喝了两口茶。

    茶水很香,喝到口中却充满苦涩感,让一直喜欢甜食的萧婷有些不太能习惯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少分钟,秦舒怡终于放下茶盏,目光真挚地看着萧婷。

    “婷婷,我家的情况。”她咬了咬唇,“从没告诉过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。”萧婷眨眨眼,“你说过,你没有爸爸,一直跟着妈妈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舒怡苦笑了一下,“但我并没说全。”

    后来,秦舒怡跟她说了很多很多的往事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秦舒怡的原生家庭,并不幸福。

    自她孩提时代起,她眼中的家庭,便始终处于一片压抑中。

    酗酒的父亲成天只会无能暴怒,而性子软的母亲,唯有日复一日的无条件顺从,即便像个佣人一样被丈夫各种指手画脚、无理谩骂,她都选择默默承受。

    直到秦舒怡刚升初中的那年,变本加厉的父亲,在醉酒后将烟灰缸砸破了母亲的额头,母亲送去医院后,缝了五针,直至今日都还留着一抹垂发,为了掩盖伤疤。

    那件事,成了婚姻破裂的导火索,母亲曾以为自己能一直忍受下去,可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,自己的丈夫竟动手把自己打伤了。

    他们离婚了,父亲坦然接受后便收拾东西离开了这个家,从此再也没回来过,就连自己的女儿也无所谓再来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秦舒怡原以为噩梦结束了,却殊不知,是在踏入更黑暗的人生。

    进了新的初中后,学校的风气普遍势利眼,经几次家长会后,她没有父亲的事也逐渐广为人知。

    同学的嘲笑,老师的冷眼,甚至被男同学欺负了,也没人再管过她。

    虽然到了高中后,她遇到了亲切的老师和同学,更幸运的是,遇到了萧婷这样的好朋友。可即便如此,曾经的创伤,也早在心底根深蒂固了。

    在陆楷追求自己的时候,她曾经也想过,究竟该不该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无论相貌还是条件,陆楷都及不上自己,但她不是没有做过努力。

    她相亲过很多次,也被不少朋友介绍过对象,哪怕她已经很努力地在降低自己的要求,可还是有很多人一听她是单亲家庭,就立马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所以,她放弃了,也认清自己了,就这样和陆楷在一起吧,至少这个男人,并没嫌弃自己的家庭情况。

    秦舒怡不断在委屈着自己,但她也从未抱怨过,可她心里的苦,都被母亲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她结婚前的那一晚,母亲并未有女儿即将出嫁的喜悦,她喝得烂醉如泥,抱着秦舒怡哭了整整一晚,嘴里不停地在念叨着。

    “妈这辈子,最后悔的是就是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把你的人生害成这样,当初就熬一熬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舒怡,妈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小桥流水声依旧如铃铛般悦耳,而她们之间,却格外寂静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萧婷抱歉地说道,“我不知道,你家会是这样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之前也没提过。”秦舒怡用纸巾抹着眼角的泪花,“其实,我从来都没怪过我妈,但她为了离婚的事,却自责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萧婷一时间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可如果说我没因为父母离婚而经历过痛苦,那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