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某个部位

    腾冬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想对奚榕视而不见,但这家伙那幽怨的眼神久久地盯着自己,看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腾冬俊尴尬地轻咳两声,“你秒表关了吧……怪了,这个点怎么会有人要来?”

    他低声嘀咕着,而奚榕摁下秒表后,抬手就扔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。”奚榕揉了揉眉心,“咱俩的八字是挺不合的,每次谈到关键时刻,总有人来插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呵呵,这也在不可控范围嘛……”腾冬俊陪着笑脸,随即大声问道,“谁?”

    “腾哥,是我。”女孩子声音很轻,和萧婷那吓死人的阵仗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后,腾冬俊先是愣了一下,尔后道:“门没锁,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门推开后,一道瘦瘦小小的身影进来了,奚榕大致记得是那个送花姑娘,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正式看到,长相比较普通,但是还挺清秀的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……拉了一车的花,看起来比她都要庞大两倍。

    “诶?你这……”腾冬俊似乎也是停顿了两秒,才反应过来,“萧婷那个死丫头真是的……我这边的花还能调得到货,不用劳烦你特地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腾哥,我正好不忙。”赵裳嘉撩了一下刘海,在腾冬俊路过她面前时,她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腾冬俊从她手里接过了车,而赵裳嘉站在他身边,眼神一直偷瞟着他,那身子站得笔直,好像每一块肌肉骨头都是绷住的。

    奚榕觉得,自己这会待着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他把电子烟塞入口袋,起身道:“我还有事先走了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这时,赵裳嘉才发现除了腾冬俊以外,还有一个人在这。

    她惊讶地转头看了过去,一看就……愣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好啊。”赵裳嘉很快恢复了正常,抱歉地笑道,“对不起哦,打扰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奚榕最后和他们打个招呼,就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人还没出办公室,就听见他俩在身后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看店,是萧婷在看?”腾冬俊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萧婷?

    奚榕耳朵一竖,随后假装有意无意地放慢步伐。

    “没呢,婷姐也有事,我跟小伙伴先换班了。”赵裳嘉回答。

    “害。”腾冬俊语气很无奈,“她又干嘛去了?一天天的忙死了!”

    “她和对面那帅哥老板总算关系缓和了,好像要帮人家什么忙,今天要去买衣服。”

    帅哥老板?

    奚榕步伐放得更慢了,幸好办公室够大,他还能慢慢走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说那男的十恶不赦吗?”腾冬俊无力吐槽,“善变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让她分分心吧。”赵裳嘉喟叹一声,“她前些天不知道怎么了,一提到她那心理医生就暴躁得不得了,好像闹矛盾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办公室一下子静了,腾冬俊的眼前立马往门的方向瞟了过去。

    果然,正好刚走到门口的奚榕,步伐顿住了。

    腾冬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还很融洽的办公室,一下子安静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两个男人都沉默了,也就赵裳嘉还一脸坦然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腾冬俊嘴角抽搐了两下,“还没走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奚榕抿了抿唇,“这就走,这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奚榕是正式走了,虽然他看上去好像还挺想留下来喝一杯的样子。

    现在,办公室只剩这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赵裳嘉望着奚榕的背影好一会,不经意“啧”了两声:“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好眼熟啊,好像他的某个部位让人感觉在哪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腾冬俊惊悚了一下,“某个部位……”

    两秒后,赵裳嘉也觉得自己的措辞好像有点问题,她害羞了起来:“腾哥!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知道。”说罢,腾冬俊开始清点了花束。

    赵裳嘉就在旁边一直看着他,手指不停地搅动着。

    放在平时,她和朋友待一起可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尤其是和萧婷,更能顺畅地聊上一整天。

    可就是到了腾冬俊面前,她变得话都不会说,本以为这种情况会慢慢变好,可是都过去多久了,这紧张的心情还是无法减轻。

    看气氛有点冷场了,倒是腾冬俊打破了沉默:“最近是不是睡不好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裳嘉先是没明白,但是想到腾哥好像是在关心她,甜滋滋地笑了起来,“没有呀,天天都睡得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腾冬俊淡淡一笑,“看你脸色不太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