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不加

    萧婷也就这么随意一问。(...)

    奚榕也就这么随意一答。

    “不加。”

    萧婷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萧婷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关于拒绝加微信的事,萧婷也不是没经历过,确切点说,是经历得特别多。

    因为她一向管陌生人的事,还常常想一管就管到底,但是人家未必愿意,因此她有时候提出要加微信时,都会被拒加。

    反正她皮也厚得很,对这种事压根不放上心上,还能没心没肺的,继续笑嘻嘻地和别人说不打紧。

    但这一会,她居然觉得有点难堪了,这难堪中,还带着点小失落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心情,就挺……奇妙的。

    萧婷的这一闪而过的表情,自然也落在了奚榕眼中。

    虽然他觉得小姑娘看起来不像是会为了这种事不开心的人,但也难免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回答太果断而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也是我的原则,不会和患者加私人微信。”奚榕解释着,“不是针对您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。”萧婷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状态,又没脸没皮地笑了起来,“反正我有事就在你工作号上cue你呗,你想回就回,不想回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奚榕点点头,再问,“这个问题解决了,那,你现在还觉得你得罪我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没了。”她像拨浪鼓似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终于,萧婷心里的郁结解开了,倒是奚榕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昨天憋得有多难受,但他不说。

    在这个问题跳过后,奚榕给她倒了一杯水,两个人又终于开始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奚榕戴上金丝边眼镜,开始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你上次问的那些问题,我今天一一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情况能好得了,要对自己有信心,那个渣男我也见识了,不止是你,恐怕谁都忍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闺蜜愿意听你的,去离婚,确实是正确选择,但前提是她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闺蜜到底怎么想的,其实很简单,看得出来她是个思想传统的人,可能在她眼里,离婚是一件天都能塌下来的事,更何况我听你说过,她结婚后一直当全职太太,由此也能说明,她脱离社会有段时间了,外加有了孩子的牵绊。虽然换作是你,可能会有别的选择,但你也需要适当理解一下她的处境,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豁得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实没办法替她做决定,因为日子是她过的,也是她自己的选择,就算是跪着,也得由她自己走到最后,你顶多能在这条路上适当搀扶几次,但无法去替她去走。”

    萧婷内心觉得哗然。

    她上次在吃烧烤时有意无意问出来的那些话,奚榕居然真的全记住了,甚至回答得一个比一个详细。

    可听完他的回答,她反而更忧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奚医生,你有没有过这种心情?”萧婷目光都黯淡下来,“你特别在乎一个人,就会很心疼她,你看见她过得不好,就会比她都难受,恨不得能替她去遭点罪。”

    奚榕的目光闪烁了一下,他也属实没想到,竟然会被患者反问问题。

    特别在乎的人吗?

    他就是个生性淡漠的人,关系不错的人,其实也是有的,腾冬俊、韩成韶,包括他的那个母老虎二姐,其实都是和自己交心的人。

    但萧婷说的这种心情,他体会不了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如此吧,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,有着各自迥异的思维,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,即便他能洞察人心,甚至能让自己达到共情,但许多心情和事态,也终究是无法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“我没经历过。”奚榕摇摇头,“但我理解你担心朋友的心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既然没经历过,就不会理解。”萧婷掀起眼皮,那双黑亮的眼睛倒映出了奚榕回视的俊容,“我现在就是这种心情,这不是单纯的担心,道理我也都懂,她的人生我没法替她去度过,可只要看到那渣男这么对她,我就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那双炯炯的目光紧紧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奚榕印象中的萧婷,一直都像只毛茸茸的小狗狗,到处吵,到处闹,折腾完以后摇摇尾巴,还是能吐着舌头,开开心心地玩起来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觉得这种人挺烦的,有时候也挺羡慕这种真性情。

    但是,他第一次看见她这么认真的模样,那目光太过炙热,导致奚榕不知怎么了,心跳居然都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他赶紧喝了口水润润嗓子,继续道:“那天,你听了我的建议后去试着和她再相处了一下,事实证明,失败了,既然如此,我认为你们有必要好好谈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萧婷把脑袋探上前,“谈一下……真能有用?不会吵崩掉?”

    奚榕淡淡笑道:“很怕吵崩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