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危重患者

    上午的时间,奚睿在住院处做完交接工作,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精神病院其实并没想象中那么吵闹疯癫,虽然现在是放病人到大厅看电视的娱乐时间,但大部分人只是安安静静地在走路。

    只是这里的人依旧有他们的特征,走路散漫,眼神空洞,犹如行尸走肉般,正常人如若在期间待了太久,也会有压抑感。

    这里是女病房,有几个女人痴痴地盯着奚榕在看,即便他戴着口罩,也难免还是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    最后路过的是危重病房,跨越这一片区域后,他和医生护士走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一晚睡眠缺乏,导致奚榕这会还有点累,办公室里的暖气太足,更是催得人思绪飘散。

    他突然又想到了奚睿。

    这家伙居然要追腾冬俊的假侄女,而且他了解自己的这个大哥,这货绝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女人在他眼里都如玩物一样,他只会直接出击,根本不搞些弯弯绕绕的花招。但他还是不缺女人,毕竟这种有颜值又有钱的男人,即便是个渣,也会让不少女人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个小姑娘会不会是其中一个……这,不好吧?

    “奚医生,奚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被叫了多少声,发了好久呆的奚榕终于回过神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年轻小护士抬首看着他,娇羞而关切地问道:“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奚榕恢复了冷傲的神情,反问道,“刚刚是不是说到了这次的危重病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一旁扎着高马尾的女医生莞尔一笑,“这位病人是我接的。”

    这位是新来的黎涵医生,也是个粉妆玉琢的俏丽佳人,本科刚毕业就直接来了总院,据说是家里通的关系。

    奚榕听后点点头,翻着患者的病例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警方转来的,要特别重视。”小护士“啧”了两声,感觉汗毛倒立,“病人叫韩琴,30岁,全职太太,丈夫是做生意的,家里挺有钱的,两个人去年生了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小日子挺不错啊。”一旁的老医生喝着茶,插了句嘴,“那多半是老公出轨,或是嫌弃妻子脱离社会,引发不少家庭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奚榕迅速地翻病例,给出了答案,“丈夫对妻女都很好,也很努力在赚钱养家,对家庭并无二心。”

    老医生觉得奇怪了:“那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她的丈夫一心想要个女儿,如今如愿以偿了,对女儿十分宠。”奚榕顿了顿,继续说,“但长期享受独宠的韩琴女士开始产生失落感,即便丈夫并没亏待她,但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宠被分走了一半,开始起了强烈的嫉妒心,原本家人没太重视,以为她只是耍耍小性子,多哄哄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奚榕合上病例,神情淡然自若地看向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未料到,在本月3日下午,韩琴女士趁家中没人的时候,将自己的女儿掐死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一片哗然,即便是两个已经了解病情的人都还是摇了摇头,虽然他们什么怪人都看了不少,但这种案例,确实少见。

    倒是奚榕,还是很平静地继续在说:“专业检测表明,韩琴女士患有重度产后抑郁症及精神分裂症,因此送到总院治疗,在法律上不予刑罚。”

    老医生听后哀叹了一声:“她家里人应该对这方面不了解,如果在产后轻度的时候就及时咨询,恐怕也不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奚榕的眼神转向了这位新来的黎医生,十分认真地叮嘱,“这应该是你到这以后接的第一个危重患者,不仅如此,她还有杀人的前科,所以务必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,着重留意她,千万不能给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。”

    奚榕在交代工作的时候不苟言笑,一双天生的桃花眼里汇满了光辉,再配上这帅得一塌糊涂的脸,很难让人不心动。

    这不,注视着他的黎涵心跳就这么“咯噔”一下漏跳了半拍,一时间都忘了回答,不小心就凝望了他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她低下头,耳旁的碎发稍稍遮盖了她发红的耳根,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交接结束后,小护士们也都回到了病房,奚榕坐下后开始与世隔绝。他的咨询工作要从下午再开始,这会的他埋头整理病历,并开一些常规的药。

    他戴着副无度数的金丝边框蓝光眼镜,衬得他的皮肤白得要发光,他全程专注地盯着电脑,时不时地按动鼠标,丝毫顾不上是否有偷偷看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转眼,就忙到了饭点。

    他往椅背上一倚,转动了一下修长的脖子。

    一停下来,就又要开始想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奚睿那家伙今天休息吧?这个点,会不会已经开始出动了?

    他鬼使神差地拿起了手机,找到“热心市民萧女士”这号人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点进了她的对话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