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堵住她的嘴

    奚榕本来就已经很自闭了,现在恨不得找个坑钻下去,与世长辞得了。↙↙шшш.lσveyùedū.cōm↘↘

    她喜欢帅哥,所以,她根本就不恋丑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帅,她喜欢帅的,但她就不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为什么?!

    “我爸爸妈妈一直叫我放飞自我,格局别太小……”

    萧婷还在那说着天花乱坠,而奚榕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那眼神空洞得,像是对人生无望似的。

    他明明一直在避免被喜欢,甚至装直男,虽然没装成功……

    理论说,他目的其实达到了,应该开心才对。

    但现在怎么有点烦躁?

    确实,作为心理医生,他能看透别人,却常常看不透自己。

    “奚医生?”萧婷说到后面,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,她伸手在他眼前晃晃,十分关切地问道,“你喝醉啦?”

    一共就喝了三口啤酒还咳出去半口的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醉个鸡毛掸子?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他依旧故作平静地轻咳两声,“我已经饱了,等你吃完,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胃口好小哦,不过我感觉现在男孩子胃口都不太大,像我每次和我uncle出去的时候也是的,都是他吃饱了看着我继续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吃。”奚榕直接徒手扯了个烤玉米下来,直接一股脑塞她嘴里。

    他也是急了,毕竟这辈子都没这么无语过,只想堵住她的嘴,让她速度点吃完了事。

    好在有了食物的堵塞,萧婷终于消停了会,奚榕确实还没吃多少,剩下的那些,全被她给消灭得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小姑娘胃口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结账的时候,奚榕本来付掉,但萧婷执意要请这一顿,最终拗不过她,付好款后,两人离开了烧烤摊,终于落脚于一处安静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会已经凌晨1:34了,奚榕心想着女孩子这么晚自己回去也不安全,在打开打车软件后,询问着她:“你家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榕。”

    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出现,在这寂静的夜晚,显得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萧婷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,她只看到奚榕那突然冷下的脸,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奚医生在工作时间外,确实有点高冷,但刚刚他那一瞬间的表情,让人觉得是种厌恶和反感。

    她随着奚榕一起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那是个高挑挺拔的男人,穿着一身西服,看起来三十出头,长得和奚医生有点像,虽说挺帅吧……但和奚医生的颜值比,还是逊色了点。

    而且,那双含笑的眼睛,充满了世故,哪像奚医生的眸子,看起来清冷而干净。

    男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迟迟都未挪开,看得萧婷心里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奚榕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,向前越了一步,用优越的身高和宽阔的肩膀,将萧婷挡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干什么?”他声音很散漫,但显然是一副不欢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突然就走了,哥很担心你,听管家说你在这吃夜宵,特地来送你一起回去。”奚睿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,再将脑袋往旁边探了探,终于又看到了那张瓷娃娃般的漂亮脸蛋,“小姑娘,送你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奚医生的影响,萧婷面对奚睿时,多了一丝戒备。

    “那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尔后,奚榕进了副驾驶,萧婷则在后座坐下了,她报了个“幽思花店”,决定今晚就回花店里将就一下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奚榕单手撑着额头,目光始终都锁定在窗外。

    倒是萧婷,好几次有意无意地抬起眼,都能在后视镜和奚睿的那双眼睛撞上视线。

    一直么要偷看自己,看完后么又不说话。

    萧婷有点无语,直接就开门见山地问了:“奚先生,你是不是有事要问我?”

    奚榕稍稍抬了下眼皮。

    这一声“奚先生”叫得无比生硬,相比而言,那“奚医生”简直就是叫得又甜又软。

    他斜睨了一眼奚睿那难堪两秒的神情,有点小骄傲地弯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对萧小姐比较好奇。”奚睿温和地笑道,“还没正式介绍过自己,我是他哥哥奚睿,很好奇萧小姐和我弟弟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腾哥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奚榕又怕她张口来一句“我是去奚医生他那看神经病的”,赶紧抢在她前面回答。

    他有点头疼,觉得自己这一晚真的操心操够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奚睿轻笑一声,“一直都知道小榕跟韩家和滕家那两个小子关系不错,倒是没听说过萧小姐,没想到小榕身边的朋友,长得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嗷,谢谢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