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你离婚吧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秦舒怡身上,场面再度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突然被叫到的秦舒怡更是无地自容,她把头埋得很低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。

    萧婷倒是没想到,这渣男居然把舒怡给扯进来,当场回怼:“你几个意思?关舒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。”警察仿佛看出了什么端倪,他打断了她,审视着秦舒怡,“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尔后,又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婷刚想说什么,衣袖却被奚榕扯了一下,她抬首望着那双浅棕色的幽深瞳孔,怔愣片刻后,莫名地乖乖闭嘴了。

    秦舒怡安静了好一会,双手置在膝盖上,不自觉地揪紧了裙子。

    奚榕时不时地在观测着她,但也保持缄默,等待着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也不记得过了多久,她终于抬起头,避开了陆楷那凶狠的目光,看向了警察。

    “奚先生说的内容属实。”秦舒怡似乎是下定了决心,深吸一口气,“我丈夫先动的手,抱歉给大家带来了困扰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斜对侧的身影蓦地跳了起来,秦舒怡闭上双眼,身子都蜷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操你妈!你个贱货再说一遍!”陆楷见状就要冲了过来,无奈被另两个警察拉扯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你!”警察再度看不下去了,“把他拉下去,老样子,公众场合试图殴打他人,无伤,且受害人不愿接受调解,拘留三日。”

    陆楷被拖了下去,骂声还在不断远去,直到彻底消失,秦舒怡那紧绷的身子终于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警局外。

    这一场闹剧结束,已经将近凌晨12点了。

    奚榕找了一处离垃圾桶近的位置,点了一支烟,他默默地眺望不远处,是两个女孩并肩站立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无意想偷听,但是这个点的街头太过安静,难免有几句话会落入耳中。

    那一头,萧婷一直罕见地冷着个脸,而秦舒怡接着电话,她尽量想小声点,却也避免不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在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几点了还在外面?你一个当妈的人不能好好守在家里带孩子,出去鬼混什么?还有小楷呢,他是不是也在你那!”

    萧婷一听就知道,这个“妈”一定是她那难搞的婆婆,不会是自己见过的那个温柔的阿姨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跟你说,抱歉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立马挂了电话,将手机揣回了口袋。

    风声呼啸,吹得脸上生疼,但两个人都没有一丝瑟瑟发抖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不记得安静了多久,最终还是萧婷开口打破了沉寂。

    “舒怡,我知道你不想我管。”萧婷语态严肃地对她说,“你离婚吧,跟这种人真的别过了。”

    秦舒怡显然愣住一下。

    往常,萧婷是会骂她丈夫很多话,再难听的都有,但从没有一次劝她要离婚。

    她默了片刻,轻叹一声:“婷婷,你别担心我,我没事,其实他也就脾气上来的时候动过几次手,也就打了两下,没有要我命的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帮他说话!”萧婷气得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“婷婷,我真的没事。”秦舒怡拉着她的手,眼中氤氲着泪水,“我结一次婚真的不容易,现在又有孩子了,我不可以这么自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不自私的问题吗?”萧婷再次打断她,语气都加速了起来,“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你结个婚都被摧残成什么样了,你是真觉得自己现在的日子过得开心?还有孩子,你以为你死撑着不离婚就是他的表现吗?以后让孩子生存在这种家庭里,有这样的爸爸每天朝夕相处,你真的他会幸福?!”

    她憋太久了,终于在这一刻,可以畅快地一口气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婷婷,你听我说!”秦舒怡试图安抚激动的她,“陆楷他以前谈恋的时候对我很好,虽然他条件不怎么好,但一直都很迁就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萧婷冷冷地看着她,“我不问你以前,我问的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他以前能对我好,所以……陆楷他其实本性不坏的。”秦舒怡很焦急地在为他辩护,“可能孩子还小,带起来也麻烦,我生完孩子在家休息了有些日子了,也不怎么打扮,让他有点烦了吧……他以后会变好的。”

    萧婷长长地叹了口气,她抚着自己的额头,竟有种无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婷婷,你还没结婚,你不明白开始一段婚姻有多不容易,我真的不能轻易放弃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萧婷突然大喊一声,吓得秦舒怡一惊,话都停顿在了嘴边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奚榕望了过去,两秒过后,将手里剩下的小半支烟掐灭,丢入了垃圾桶中。

    也不记得空气沉寂了多久。

    后来,萧婷转过头,没有了刚刚想骂人的欲望,可眼中的怒气却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