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我报的警

    接下来,萧婷的一系列操作,只能用“牛逼”来形容。(爱阅读Шшш.LOVEYUEDU.?Om)

    那时的陆楷没站稳,萧婷脚一抬,就把他整个人给绊进他身后的花池里了。

    池子很浅,但他一整个人摔进去,自然是全身都湿了个彻底,再加上他肚子太大,一身的肉促使他撑了半天都没站起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刚要站起来点,萧婷在外面又是一脚上来,“噗通”一声,一大片水花再度溅起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再欺负舒怡啊!”

    再然后,萧婷直接揪住了他的后衣领,一拳又一拳地揍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再欺负她!你再敢!”

    “别打了!别打了!”

    池子里的人只能哇哇大叫,没有半点抵抗之力,而奚榕始终站在旁边,眼神时不时地看向餐厅门口。

    秦舒怡伫立在一旁,双手一直揪着裙摆,眼中满是焦灼。

    她很局促,好像几次三番都想出来制止,但是奚榕的眼神一次又一次地审视到她,让她再度陷入了矛盾,除了在旁边站着,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直到餐厅门口处好像传来了一阵骚动,奚榕终于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萧婷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得你屎尿屁都出……嗯?”萧婷抬起头,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停手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浑厚,很简短的两个字,被说得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“现在?”她这个人自然不太会听别人的话,甚至还常常跟人对着干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把人往池子里一丢,迅速地放了手。

    大概也就过了十来秒,店长带着几个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,那一米八的气场,让萧婷也瞬间禁了声。

    主要是,那些人穿的工作服让她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好家伙,居然警察来了?

    为首的警察站了出来,迅速地扫了他们一眼,最后眼神在池子里湿成落汤鸡的陆楷身上定格了几秒,沉声问道:“我们同时接到了两个人报案,声称这里有人打斗,一个是店长,已核实,请问另一个是谁?”

    萧婷心里嘀咕:可真牛逼,还有两个报警的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到那清冽的声音从身边传来:“我报的警。”

    萧婷:“???”

    她傻了一下,抬头就瞪大眼睛看向奚榕。

    而对方一脸淡然,上前便很和气地和警察借一步说话了,留下身后那一脸懵逼的萧婷、满目疑惑的秦舒怡……和狼狈地从池子里爬出来的陆楷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警局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!”陆楷猛地站了起来,他双眼赤红,气得几乎要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警察按住他的肩膀,强行逼迫他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警察“咚咚”两声叩着桌子,嗓门分分钟盖过了他,“这里他妈是警局,你想造反?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萧婷很愉快地补了一刀,“听听!这里他妈是警局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了。”秦舒怡扯了扯萧婷的衣袖,声音很轻。她始终都低着头,甚至不敢看陆楷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插什么嘴?”警察又没好气地看向了萧婷。

    “啊哈。”萧婷吐了吐舌,乖乖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坐在另一侧的奚榕看见了这一幕,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下,他略显无奈地摇摇头,很快便恢复了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说的就你呢。”警察翻了个白眼,“小姑娘家家的,不斯文秀气点,打起人来倒是比谁都在行,练家子啊?!”

    “倒也没专门练过。”萧婷捂嘴偷笑,“见义勇为多了,自然而然地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警察气绝:“你还挺自豪呢你!”

    萧婷把嘴捂得更紧了,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奚榕嘴角又一次扬了起来,在他自己都没发觉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话也不能这么说。”奚榕浅笑道,“也亏是她比较能打,否则面临一个男人的暴力行为,女孩子连保护自己的办法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的眼神似是有意无意地瞥向了怒不可遏的陆楷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陆楷忍着没站起身,但嘴依旧这么臭,“分明是那婊子先动的手!”

    奚榕冷眼直视着他:“建议你重新组织语言。”

    陆楷不甘示弱:“我他妈听你的?!”

    “OK。”奚榕又看向了警察,“他这个态度,让人很难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警察默了片刻,问向陆楷:“你说是萧小姐动的手,证据呢?”

    萧婷“嘶”了一声,抱着自己的胳膊,一副很害怕的模样:“简直太丧心病狂了哦,打自己老婆,还要打我。”说罢,她把秦舒怡的裙子撩起来一点点,露出了小腿的淤青,“姓陆的,这你该不会也说是我干的吧?”

    秦舒怡微蹙眉头,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