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你个畜生!

    萧婷还持续着那流氓的姿势没变。??

    说实话,她是有点懵逼的。

    以前的陆楷再怎么垃圾,也就是做出来的事情让人窒息,外加那张臭嘴骂骂咧咧、素质极差。

    但她万万没想到,这个逼居然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打自己。

    要不是秦舒怡冲出来拉住了他,否则,那拳头刚刚就砸在自己脸上了。

    待她回过神,就看见面前的这对夫妻开始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舒怡,你几个意思?!”陆楷愤懑地扒开她的手,“你他妈搞搞清楚,我是你老公,你跟老子过日子的,你帮谁啊你?啊?!”

    “陆楷,你真的够了!”一直低声细语说话的秦舒怡也怒了,但即便如此,那音量还不如萧婷的十分之一,“你说我什么我都忍了,但婷婷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不许说她,更不许对她动手!”

    “哟,你个婊子这会装得跟真的一样?”陆楷好笑地指着她的鼻子,“平时打你也没见你吭声,现在仗着有人给你撑腰,有志气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秦舒怡咬着唇,拉扯着他想往外走,“你别说了,我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萧婷拽住了秦舒怡,阻止她离开。

    她情绪没刚才那么激动了,然而,眼中的怒火却直线上升,她转头瞪着陆楷,那眼神像是要将眼前的人撕碎了一样恐怖。

    “你刚说什么?”萧婷咬着牙,一字一句地问他,“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陆楷蓦地愣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骂人的萧婷他倒一点都不怕,反倒是沉默的她把人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说!”他继续嘴硬着回道,“我说我打她都不敢还手!”

    下一秒,萧婷转过头,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秦舒怡,几乎要把她看出一个洞了。

    “婷婷,我……”秦舒怡避开她的目光,拍了拍她胳膊,“就是一些小吵小闹,没什么事的,我们先回去了,实在不好意思,让你今天出来玩还生气……诶?婷婷!”

    萧婷蹲下身,二话不说就将她拖至脚踝的裙子撩到了她膝盖的位置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两条小腿上共有三块淤青,她也不太能想象,再往上是什么情景。

    “陆楷。”萧婷牙几乎都要咬碎了,她起身就要抡起拳头,“你个畜生!”

    谁料,她身子才刚刚倾向前,突然肩膀一紧,好像被只大手给攫住了。

    她怔愣的片刻功夫,对方一用力,将她轻盈的身子拉扯到了身后,转身的刹那,差点撞上了一个宽阔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的鼻尖距离衣料只差那么一毫米,隐约间,嗅到了很好闻的男士古龙水的木质香调,这味道让人不禁有点……上头,让她有那么一瞬,差点忘了自己是要干架的了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望向香味的主人,那张帅得一塌糊涂的脸就在面前,深邃的眸子垂眸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奚奚奚医生?”她懵了,“我们又遇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奚榕点点头,放下了握着她肩膀的手。

    “晚点叙旧啊。”惊讶过后,她立马板下了脸,“在忙。”

    她回过头,眼中的光又化作利刃般扫射了过去,咬牙切齿道:“姓陆的,你最好给舒怡跪着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陆楷直冲冲地要奔向她,试图想打人,“我他妈打得你跪下叫爹信不信!”

    “陆楷你别!”秦舒怡抱住他的腰,不断把他往后推。

    “哦哟!我他妈好怕啊!”萧婷袖子管一撩,火气再度上来了,“我看谁狠得过谁!别拉着我!让我打死个龟孙子!”

    奚榕叹了口气,又扯住了萧婷的胳膊。

    在这双方失控的情况下,萧婷拗不过奚榕的力气,被他一路拽到了假山石后。

    萧婷嘴里还是一直说个没停:“奚医生你放开我!我现在什么都不想顾了,你说我神经病也好要关我进去也好,都行!但我这口气就是咽不下去!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婷。”奚榕沉声叫住了她,神情格外肃然。

    “啊?”萧婷愣住了,仰头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记忆里,这个一直喊她“萧小姐”的奚医生,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去叫她的全名。

    奚榕看她终于冷静下来了,再往假山石后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个渣男……气焰还是没消,虽然他老婆一直拦着他,但估计女孩子的力气也拦不住太久。

    “过会。”奚榕收回目光,简短叙述,“你先让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?让他?”萧婷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简而言之,就是演。”奚榕语速加快,“让他过来打你,但是你得躲开,保证自身安全,这个做得到吗?”

    “做得到……啊不是!”萧婷反应过来,“我干嘛要让他?我打得过!你别看他看起来肥头大耳气势汹汹,以前都是被我揍着逃跑的。”

    奚榕眼看时间不多了,不想多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