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玩女人

    奚榕一去这种生意上的饭局,就觉得无聊透顶。〖?愛阅讀l○ve?ueDu.С〇М〗

    倒是奚林一和奚睿,和那陈总聊得那叫一个欢快,即便奚榕从他们那上扬的嘴角、以及眼周丝毫没牵扯的表情中看出了他们都在假笑,但却丝毫不影响他们互相阿谀奉承、商业互吹。

    这就是商人,把自身的个性与观念完全褪去,他们的方向,永远只会跟着利益方去走。

    没劲。

    奚榕全程听着他们聊,自己只管埋头苦吃,他夹了个生蚝,挤了些柠檬汁后,两眼都放起了光。

    他将其往口中送去,心里默念着:你们看不到我……看不到我……看不到我……

    “奚三少怎么一直不说话呢?”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内心哀叹一声,默默地把张大的嘴给重新闭上,放下生蚝后,露出了同款假笑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奚榕耸耸肩,睁眼说瞎话,“重感冒,嗓子疼。”

    陈总的表情有那么一瞬的嫌弃,就连身子都往后挪了一下,但很快,他就恢复了关切的语气:“最近天凉,要注意身体啊。”说罢,他还打趣着对奚林一道,“你说你,孩子身体不舒服,还非要拖人家过来干嘛呢?”

    奚林一当然知道他是装的,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赔笑道:“这不是因为陈总太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爸。”奚榕打断了他,嘴角勾勒起一丝浅浅的弧度,“万一传染给人家陈总,多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,很尴尬,只有奚榕一脸闲情逸致地等待着他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陈总,来,吃下这个。”奚睿试图转移话题,给陈总夹着菜,“这个帝王蟹是提前一个月预定的,你看看合不合口味。”

    奚榕按了下服务铃,不出十秒,包厢的门就被店员打开了:“您好,请问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再拿双筷子。”奚榕嘱咐完后,便幽幽看向奚睿,“你没用公筷,用了自己的筷子。”

    奚睿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卫生还是要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奚睿的脸憋得通红,只能干笑两声道个歉,掩饰尴尬。

    他那天确实在暗示奚榕,多说一些让人难堪的话,好让父亲早点断了念想,别把手里的大权交付于这一事无成的家伙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居然把自己也给拉下水了。

    这个弟弟,根本不能让人省心!

    服务生换好筷子后,这尴尬的氛围才算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陈总在生意场上混久了,偶尔见到奚榕这么个“怪人”,非但不生气,但还觉得挺有兴致的。

    “三少真是个讲究人啊。”陈总目光炯炯地看着他,“平时一般都有什么爱好?”

    奚榕心里卡顿三秒。

    这眼神,不对劲哦。

    然后他脑袋搜寻了一圈,终于想起这个陈总的资料了。

    难怪了。

    家有一个掌上明珠,被他从小宠到大的女儿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奚榕反应很快地回答一句:“玩女人。”

    陈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奚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奚林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    奚榕甚至用余光能瞥见,奚林一那瞪出来的眼,以及气得涨红的脸。

    他耸耸肩,轻笑一声:“怎么了?我们有钱人家的公子,不都有这种癖好吗?”然后,他对奚睿wink了一下,“你说是吧?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小榕!”奚睿的脸差点就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奚榕。”奚林一深吸一口气,硬忍着没发火,“你要不要……出去抽一根?”

    他那副实在想不出怎么潜走自己儿子的样子,实在有点搞笑。

    属实把奚榕逗乐了。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,神态看起来很满意:“好啊,陈总,你慢吃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起身,双手插袋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不知道奚林一后来是怎么收场的,也不知道今晚回家后,又要和家里闹成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习惯了,未来的事懒得多想,他只知道,这一刻的自己,终于离开了那个沉闷的包厢,解脱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提前取出一根烟,在修长的手指间百无聊赖地把玩着,顺便欣赏一下周遭的风景。

    可别说,虽然饭局不怎样,但这家餐厅倒还真不错,也许是要应了它的餐厅名字吧,一路走来,周围都被粉色的樱花假树所簇拥,时不时路过餐厅内摆设的流水花池,里面散发出花香精油的气息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以后有空,倒是要自己来一次。

    只是这明明很静雅的地方,怎么好像有点吵?

    而且越往前走,那吵闹声就更厉害,甚至有点……耳熟?

    “你个王八羔子!你有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