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恋丑

    萧婷是今天的最后一个病人。爱阅读

    等她走了以后,奚榕去吸烟区抽了会烟,大概缓了足足二十分钟,才换上衣服下了班。

    他才不想早早就回到那个家,因此昨天就已经和那两个哥们约定好,三个人一起出来吃个饭。

    和另两个时间自由的人比起来,奚榕这个打工狗自然是最晚到的,被店员领到包厢后,他简单地打了个招呼,直到坐下后还是有些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腾冬俊实在没忍住,声音很重地叫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?”奚榕回过神,有些呆愣地看向了他,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有心事是吧。”腾冬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,“不容易啊,谁能让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奚榕白了他一眼,默默地喝了口红酒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是吧。”腾冬俊目光一瞬不瞬地观察着他,“那就是默认了!”

    “榕哥,你慢点说。”一旁的韩成韶眼皮子都不抬一下,就差把脑袋给埋进手机里了,“我和柔姐说一下,马上就来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柔姐柔姐,脑子里只有柔姐。”奚榕脑海中又冒出了他二姐的身影,再次打了个寒颤,“你能不能出息点?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,不要成天围着女人转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吧。”腾冬俊直接反驳,“当天哪天自己变得比他还黏人,围着人家女孩子转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奚榕当即回道,“我长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长得这么帅,只有女孩子围着我!”腾冬俊又忍不住先一步抢答了他的话,咬紧着后槽牙,“妈的,有条件的话我一枪就先崩了你!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奚榕耸耸肩,“就因为我太帅,怕我祸害苍生?”

    腾冬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他妈!

    他攥紧拳头,忍着没越过桌子去打死他。

    “好了!我可以听了!”韩成韶大概是和奚柔交代完了,终于放下手机,乖乖地正襟危坐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好奇地盯着奚榕,“你快说说,到底有什么事能让你惦记到现在的。”

    奚榕放下红酒杯,开始酝酿起了情绪。

    “现在,就这么一个情况吧。”奚榕想到不能泄露任何病人隐私,只能以一种最隐晦的方式来表达,“有这么一个女孩子,她看到我会觉得我帅,也从不像其他小姑娘一样羞羞答答的,甚至能正大光明地夸我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人已经没什么兴趣了,开始吃起了菜。

    奚榕才不管他们,自己继续自顾自地说着:“她还私下给我发消息,特地给我编辑了一些看起来很轻松愉悦的文案,哪怕我不回复都没表现出任何不愉快,这不都是以前追我的女孩子干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娘的!”腾冬俊这暴脾气又按捺不住了,“知道了,又有女人开始追你了,别说了,下一个!”

    “榕哥,这不是你的风格啊。”韩成韶觉得有点奇怪,“追你的女孩子,什么时候被你放心上过了?”

    “问题就在这。”奚榕伸出根手指晃了晃,“她没追我。”

    这下,对面两个人倒停下筷子,很同步地抬起头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观察了,我觉得她看起来顶多因为我这盛世美颜卡顿过两下,但对我好像真没那方面意思,但她又是真心觉得我帅的,也是真的很爱跟我说话。”奚榕认真地反问他们,“你们说怪吗?”

    包厢里安静了大概这么十几秒。

    “其实挺正常的。”韩成韶先一步发言了,“我们身边多少都接触过一些的女性朋友,大家关系不近不远,互相也没那方面的心思,但都能平和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道理是这么说。”腾冬俊眼里倒是产生了几分兴趣,“就是这事放在奚榕身上,就不太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自学生时代起,奚榕就是校草级别的人物,从幼儿园一路当到了研究生,非得熬到他毕业了才能来个改革换代。

    他生性淡漠,不太与人来往,但即便如此也因为这张脸,还是招惹了不少芳心。

    因此,有些观念也不能怪奚榕,因为多年来,他只见过两种女性。

    一种是完全对他不感兴趣了,此类人群多数分布于一些七老八十的奶奶。

    另一种,就是喜欢他的。

    没错,和他相处过的人,无论是羞涩款的还是豪放派,都喜欢过他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导致拒绝了一堆女孩的他,至今没有关系好的异性朋友,因为没一个关系是纯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,现在出现了第三种女性了……

    “但你也别把什么事都想得太绝对。”腾冬俊劝导着,“每个人都有独立思维,不是天下所有人都是同一个思路,万一她的想法,你就是没get到呢。”

    奚榕一听,愣了几秒后,瞬间觉得豁然开朗:“对,我怎么没想到呢?”

    韩成韶伸长了脖子,等待着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孩子。”奚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