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狂躁症倾向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知道。(爱?阅?读www.loveyuedu.com)

    能被劝到这来的,十之八九必出妖。

    无论一个人表面有多光鲜亮丽,但只要身边有人让他去精神病院走走的,多少都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就像这个小姑娘,长得眉清目秀的,体内却藏着一颗随时爆出天际的暴躁灵魂,以及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大无语子,但奚榕什么世面都见过了,只是淡定地清清嗓子:“您可以具体和我说说,关于你闺蜜的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渣男!”她忍不住出口打断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奚榕及时纠正,“她的渣男……老公,和你有过哪些纠纷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医生办公室里可热闹了,当然,全是萧婷一个人连绵不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之前在餐厅里当众数落我闺蜜,我直接一盆红烧肉翻他身上!”

    “我闺蜜看中件几百块的衬衫,他就当着店员的面骂她败家不节俭,老娘直接几大脚把他一路踹出商场!”

    “旅行的时候东西全丢给我闺蜜拎,自己跟个瘸了腿的舅老爷似的在前面晃荡,我一拳头就把他给捶进旁边的臭河里,让他经受一下社会主义的洗礼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要不是我闺蜜一次次拦着,我把他丫的头给拧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现在这么多杀妻案,万一哪天我闺蜜遭罪了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我那会跟她说了,你要真跟这狗男人结婚,这伴娘我就不当!”

    “结果你猜怎么着?她还就是要结,那么好的!伴娘成功落到她表妹头上,姐坐在主桌吃席,也是来得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想当她伴娘呀……真尼玛闹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一边哔哔叭叭地唠个没完,而奚榕倒是做到了一心几用,既能适当回应,又能认认真真听她“演讲”,手中的笔还不忘在医保卡上“哗哗”的飚着人类很难看懂的字。

    当然,“有狂躁症倾向”这六个大字,萧婷自然也是看不懂的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很久……

    “咕嘟咕嘟”。

    萧婷嗓子喊得有点干,一眨眼的功夫喝了整杯水。

    奚榕刚伸出手,她就立马腾地站起:“不用麻烦,我自己倒。”

    他收回手,看着女孩倒好水又蹦跶着回来后,办公室里终于安静了一些,空气里的火药味也逐渐消散了些。

    “医生啊。”萧婷捧着杯子,眼巴巴地看着他,“你说,我是不是真的有病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要想太多。”奚榕急于给出了否认,“你没病,但确实需要疏导一下,防止后续会出现一些不可逆转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没到得病的地步,却有倾向,这是奚榕给她做出的初步判断。

    在判断病情这方面,奚医生一向都很拿手,甚至一度被同情冠誉了“火眼金睛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毕竟,他长得太特么帅了。

    就冲着这张脸,自然有不少女性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过来,没病装病,就为了创造和他认识的机会。

    偏偏奚榕不出十分钟就能探出对方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女孩,穿着舒适干净的白色卫衣和牛仔裤,一字一句虽然暴躁,却不矫揉造作,眼神真挚,没有片刻的躲闪,想到什么便说什么。

    因此,她显然说的都是真话。

    但对方仿佛对他给出的结果有点意见……

    “医生,你别骗我了。”

    奚榕:“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已经看出我有病了,但是怕伤了我的自尊心,所以才会用这种高情商话术来安抚我。”

    奚榕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样,我不要脸的,能抗伤害,别把我想得这么自强而高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奚榕哭笑不得,“你真的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有病。”萧婷一副和他battle到底的样子,“不然正经人谁会没事跑来咨询呢?”

    奚榕揉了揉眉心,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萧小姐,你误会了,其实现代人心理压力很大,很多人即便没得心理疾病,也会来进行一下心理疏导,以便对未来有个适当的预防。”奚榕耐心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这样吗?”萧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“也就是说,人人都能跑这看病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奚榕点头,“不过咨询费最低500元左右,加时加次的话另收费,所以得手头宽裕。”

    萧婷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需要了解一下你的个人状况。”奚榕言归正传,“你和你的家人、朋友关系都相处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非常好!”她捧着自己的脸蛋,笑起来还有两个很可爱的小酒窝,“我爸妈很疼我,但也没溺爱,他们从来不逼我,只要我喜欢做的事,他们都支持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