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5章 未满百年

    在虎王小白的带领下,牛二蛋和船长凤三,它们一前一后朝着山脚的口岸处缓缓行来。m.qiweishuwu.com

    说是口岸,其实只是山海交界之处的一段狭长地带,以此为楚河分界,各自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而这二人一兽,此时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心理状态。

    虎王小白,对于身后人类下一步的行动,除了新奇之外,他并无太多的喜怒,实在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和它们凶山几乎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它或许所关注的,这个让它越来越觉得高深莫测的人类,这次又会以何种方法,能够安然渡过眼前的大海天堑,这条对它小白来说,同样是如登天一般艰难的北海水路。

    那海水下面潜伏的每一条凶兽,或许他小白都能够轻松应付,不足以为惧,但在这深不可测的北海,却有无数这样的凶兽,想想就让它后背发麻。

    而牛二蛋,经过几天的调整状态,他几乎已经做到了宠辱不惊,再没有什么能打乱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他也已经初步制定好了登陆凤家的方案,如果对面真有船只来接引,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,在最短的时间将对方的人员全部地扣下。

    无论使用何种方法,也要迫使他们交代出去往凤家的正确方法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回程的,也必然是他牛二蛋。

    在凶山这里,他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,也自是再耽误不起了,毕竟,京都依然有他的牵挂,况且此时外面的世界,想必早已是硝烟渐起,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而船长凤三,他缀行在小部队的最后面,却是心情最为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静的,实在是这短短的一段路,是他之前数百年一直盼望,却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在他眼里曾经认为比刀山火海还要危险几分的凶山,却是被身前这个看似平凡的人类有惊无险地攻克了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凶山的传奇虎王,也是温顺的像只小野猫似的,摇晃着硕大的尾巴,独自在前面给他们带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也是亲自参与了绝大部分征服凶山的过程,或许打死他凤三,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发生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抵达凤家第一关的征程已经完美地结束,第二关的征程,也已经横亘在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作为凤家之人,作为曾经的参与者,他自是知道这第二关的凶险和危机,或许比第一关还要大,甚至会大上无数倍。

    但看着前方年轻而坚毅的身影,铿锵有力的步伐,他忐忑的心灵也是逐渐了恢复了一丝温暖的底气。

    他只能是在内心里无限地感慨,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强,自己这一大把年纪,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怕?

    怕个毛,人家一个外人都不怕,人家比你年轻百多岁都不怕,你凤三都已经是快要死的人了,半条腿都已经入土了,又有什么可怕的呢?

    他想通了,也自是坦然了,终于快到山脚下的时候,他先前绵软而坎坷的脚步,同样变得坚实起来。

    一声蓄积全力的惊天巨吼,在这个月光如水的月圆之夜,从山脚的这一头,横贯十数海里的超远距离,一直绵延不停地往前传播,直线似的继续传播。

    之前的岁月,几乎每过百年的时光,虎王小白都会在凶山主人的带领下,来到这个临近北海的堤岸,欣欣然地迎接另外一位凤家圣女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是恩人兰花祖师和凤家祖师千年前的共同约定,而小白,却是维系两家感情交流的一块特殊的钥匙。

    缺了他,或许这份简约而不简单的两地交流,就会从此中断。

    月色的夜晚,这十数海里的距离,以二蛋如此强悍的眼光,即使在精神力的全部加持下,也只是看到远方海平面有一个个凸起的黑黝黝影子。

    无疑,那是海里的陆地,也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岛屿,至于上面细节的内貌,却是根本就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白天,几乎同样如此,他曾经不止一次地从凶山之巅远眺这凤家可能藏身的岛屿,却是几乎差不多同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实在是这北海之中,大大小小的岛屿远不止一个,要命的是这些岛屿并不都是光秃秃的,大部分都是被各种葱葱郁郁茂密的高大树木所掩盖。

    而且岛屿不同于平地,上面同样可能有着大小不一的山丘和沟壑,这些千变万化的地形,无疑给找寻凤家的准确藏身之处,平添了不少的难度。

    不过只要这些岛屿上面确实是生存着人类,而且是大量的人类,以二蛋的眼光,只要能安全地避开这些海底的凶兽,其他想必都是没有任何的难度。

    虎王小白接连三声蓄满力量的长啸,犹如平地的三声巨雷,轰隆隆起,远远地传向北海那侧凤家藏身的可能方向。

    按照牛二蛋的预估,这三声气势磅礴的虎啸,足以惊醒十来海里之外的凤家守护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并不确认,这次未满百年的虎啸,到底能不